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村居文化
南洲丁氏和南洲村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王东惠   2011年06月08日16:11:13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未有新昌城,先有南洲丁”,这一句在新昌县的乡村间流传很久的民谚,说明东汉末年就已经有人居住的南洲村,比新昌县其他村落的出现要早得多,县城所在地和新昌县建立的历史要比南洲村晚一些。这句民谚仿佛是逝去岁月在新昌大地上遗留下来的音讯,给南洲人和新昌人传达了一个容易感觉到的时空概念。听多了这句民谚的新昌人,会产生一种去南洲村对历史留下的音讯作些视觉上感受的愿望。在一个暖洋洋的冬日的早晨,这个愿望牵引着我们来到了南洲村。

        我们沿南洲溪而行,南洲溪为古剡溪上游沃洲湖的源头之一,发源于菩提峰以东的崇山峻岭中。菩提峰因山巅有石似佛而名,海拔996米,是新昌县的最高峰。南洲溪顺着山势而下,流到飞凤山边,冲积出一弯狭长的平畴,南洲村居就在平畴之上溪的两边。

        我们看到村民在忙碌了秋收以后悠闲地晒着冬日暖暖的阳光,安排着怎样过一个安乐的新年,向村民问及关于“先有南洲丁”故事的时候,一位丁氏说,南洲村人口以丁氏最多,约占全村的三分之二,祖先丁崇仁最早迁入新昌县,尊奉为南洲丁氏第一世祖,“云升洪秀发,从兹著奇英”,这十个字是丁崇仁后裔五十九世起的排行字目,现今的丁氏大都是丁崇仁的六十几代孙,村中还有刘、石、潘、王、娄、黄等姓居民。还说,村里的旧事要数丁法祥最懂,顺着他的指点,我们找到了丁法祥先生。

        丁法祥的家在下书房,一座颇具特色的古民居,石门额上刻着“周旋中规”四个大字,里面应该寄寓着主人喜爱的某种含义。丁先生见有陌生人相访,笑脸相迎,问及南洲村的古迹旧事,他说一时也讲不完,他讲的又不如《南洲丁氏宗谱》的记载详细,就捧出宗谱,一边还简要地解说着。《南洲丁氏宗谱》始修于西晋咸和元年(326),2004年清明时节,他和丁金叶等人又发起筹资重修,这已是丁氏第十一次修谱了。宗谱一页页翻过,南洲丁氏的历史就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东汉年间,菩提峰下的绿洲迎来了最早赏识这一带萋萋芳草和潺潺流水的主人,他姓丁名崇仁(104~174),原籍山东济阳,由承事郎仕至太尉,目睹过朝廷的昏暗,请求出为地方官,在担任剡县令期满后,不愿回故乡原籍,而想着找一个远离纷争和尘嚣的地方隐居。溯着剡溪而行,高高的菩提峰招引着他前进的脚步,在山脚的一片绿洲之上,他找到了山水给予的一种宗教般的慰藉,便停下脚步,开始了卜筑垦荒。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丁崇仁带领家人在这里扎起了一个安享天年的窝。

        丁崇仁为始祖的南洲丁氏入迁新昌以后,又有许多人迁入,他们都是新昌县的故家旧族,但较之于南洲丁,显然又是后来者。“先有南洲丁”一说,指的就是南洲丁氏是新昌县境内最早来到的有文字宗谱记载的一个大家族。

        丁崇仁有三个儿子,长子、次子返回到山东原籍,幼子丁敬礼依然跟随父亲居住在南洲。兵燹不断的东晋末年,丁氏家族人烟寥落,只有丁光一支延续下来。唐末五代十国纷争,十国之中有一个钱镠创建的吴越国,吴越国中剡县善政乡境内的南洲丁氏已经繁衍到了三十多世。后梁开平二年(908),吴越王钱镠“以此地人、物稍繁,始分剡县十三乡置新昌县”。丁氏家族中的丁会(865~945),在钱镠商议建立新昌县时,曾参与同议。由此看来,南洲丁氏对于要在剡东建立新县、新建之县要昌盛昌隆的呼声,或多或少影响着吴越王的决策。这一决策在新昌历史上是划时代的创举,意义深远。

        南洲村所处的地方由古剡县中的善政乡,变成了新昌县中的善政乡,南洲丁氏从此创造了自己家族的荣耀。在宋代,有“一门三进士”的杰出之士涌现:丁道,宋淳化年间进士,授凤翔观察使;丁载,宋熙宁癸丑进士,官乐清县令;丁职,宋元丰壬戌进士,官青田县令。

        《诗经》云“贻阙孙谋,以燕翼子”。通诗书、知礼仪的丁载、丁职兄弟俩,深知只有祖先为子孙选择了一个好的安居地,留下好打算,才会有他们这代人的平安幸福生活,即所谓的“祖宗创业之艰难,犹如羽族呢喃之覆翼”,他们倡议建造了丁氏宗祠以表达对祖先的尊崇,祠堂因此取名为“燕翼堂”。此后,南洲村里还有慎德堂、贻徽堂,可谓是大宗祠“燕翼”下的子宗祠。燕翼堂后来屡经修葺,清雍正年间又改址重建,解放后改为小学校舍,现只存祠宇的中堂,梁柱牛腿上雕刻的人物花鸟图案却依然栩栩如生。

        “燕翼贻谋远”,南洲丁氏以南洲村为始居地和发祥地,还不断有人迁移到远方,新昌县境外,有宁海县凤潭、杨广,上虞市下湖溪,嵊州市许宅,天台县直溪、尖山、大同培山等地,新昌县境内,有竹潭、遁山、里丁、灵山下、茅洋、下石演、莒根、岭脚、查林、大岭下、刘门坞、珂山、丁家坞、秦岩等地。随着岁月的推移,南洲丁氏逐渐繁衍发展成为新昌县东部的一个大家族,燕翼之恩,绵延不绝。

        在明代洪武年间,南洲丁氏持续了一个文化的繁盛期。洪武十三年(1380),丁宜民以才能荐授饶州乐平县令。宁海人方孝孺撰写了《赠宜民丁君乐平令序》,称其“超逸有美才”、“凡所弛张操纵皆当乎民心”。丁宜民牢记牧民教化之职,把寄托自己为官治民思想的诗文结成《康山诗集》,庐陵人夏伯时为之作序,方孝孺又为之作《乐平令康山诗集后序》,称其“于化民厚俗之事,恒拳拳焉”,道其“格律辞气,皆有足称”。

        丁宜民后来升为刑部主事,在南洲村的第宅名为“遗安斋”,遗子孙以安,安居才能乐业,居安而要思危。丁宜民的深思熟虑源于一个“安”字。方孝孺撰写的《遗安斋记》,为遗安斋道尽了所蕴含的高情厚义以及里里外外的许多故事,“丁君其尚力于为善继,自今后,闻越之东南有盛大之族显于当世者,其遗安之后人也哉!”每一位丁氏只要读到此处,先辈满怀着殷殷期望的叮咛和嘱托仿佛就在耳边久久回响,精神会为之振奋,掩卷长思,遗安之后的每一位,应当不负重望,为着南洲丁氏人口的兴旺发达和经济文化上的繁荣盛大而勉力作为!

        宁海县有位陈仲彝,在羁旅之中遇见新昌的丁宜民,相坐论及族姓,说起南洲丁崇仁及列祖列宗,方知两人为同族。原来,仲彝的老家在南洲,他祖父姓丁,不幸少孤,随着母亲归宁海陈氏,历祖、父三世姓陈。曾为陈姓的仲彝不敢背叛自己的祖宗,不敢忘记祖居之地南洲,就复姓为丁,还很郑重地请同里人方孝孺撰写了《复姓丁氏序》,讲明原委,“尊祖者莫先于知姓”,仲彝重又回到了南洲丁氏宗亲的怀抱。

        仲彝后代所居的村庄现名“坑边丁”。坑边丁氏知道自己的祖先源自“南洲丁”,属于宁川凤潭皇墩派。由此可见,南洲丁在当时已经是一个吸引人的响亮称号,南洲则是一个凝聚着丁氏许多情感的美丽地方。

        丁宜民的出官入仕,成就了丁氏家族的大荣耀。他在朝为官以亲民,在南洲丁氏家族则完成了一件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文化盛事——倡导重修宗谱。他先请好友方孝孺作序言,方孝孺又再请翰林院大学士宋濂作《赠丁氏重修宗谱序》。这些出自名公巨儒之笔的墨宝,不但为新昌先有的南洲丁氏增光添彩,还继起了一股鼎盛的文风,在菩提峰下南洲溪边代代相传。

        2004年,新的宗谱在丁法祥等人的倡导下重修竣工,新的宗谱增添了许多新人新事,每一位南洲丁氏都会明白自己在家族中的位置,都会找到一种与生俱来的归属感和亲近感,这也为新农村建设中乡贤美德的弘扬、乡风美俗的流播提供了一个展示的平台。“文明村村行,乡风代代传”,南洲村走在了新昌县众多村落的前面。

        古代女性留下名字的极少,这极少的女性中又多为有女德的烈妇孝女,新昌也如此。明成化《新昌县志》记载有5位烈妇,其中以南洲村丁锦奴的刚烈事迹写得最为生动详细。丁锦奴为宋郡马丁宇之的玄孙女,颇知书,能翰墨,嫁到南洲村不远的棠家洲村,成为山东佥事唐方的妻子。明洪武年间,唐方因故受牵连被害,锦奴当没为官婢,监押者涎其美色,锦奴跳入潭中以死成全了妇节,此潭因名“夫人潭”。古人感念锦奴之女德,以诗歌之:“寒潭千仞蛰龙居,命妇全归乐有余。一死至今昭白日,丈夫应愧不能如。”夫人潭在棠家洲村边,烈妇不但留下她的姓名,还与一个“夫人潭”永远联系在一起。

        南洲丁氏创造了新昌历史上一个“飞地”的奇迹。丁广学、丁永澄父子在明代初年迁居杨广,他的后代就居住在杨广及其附近的一些村庄。如逐步、宴了(张辽)、大陈、王家彦、清水彦等地,这些村与新昌县境不相连,插在宁海县境内,称为“新昌飞地”,此地旧属善政乡二十六都,民国三十六年属大灵乡,编为第十一、十二保,居民在血缘上和感情上却和新昌南洲丁连接一起。新昌、宁海、天台各县的国民党统治势力鞭长莫及,这三县交界之地就为中共宁天新县工作委员会提供一个便于开展革命活动的安全地方,成为一个活跃的游击区。到1949年,由于出行和管理的诸多不便,当地居民才同意将这块“新昌飞地”划归宁海县管辖。南洲丁氏居住的杨广、大陈合并称为“里天河村”,这里是风景非常优美的地方,现名为“天河生态风景区”,以白溪水库为主要景点,被水利部命名为首批国家水利风景区。

        《南洲丁氏宗谱》里面记载着许多值得崇拜的祖宗大人,其中的清官、乡贤、节妇、耆德,都是子孙后代借鉴效仿的模范。丁法祥说这些年来,他旧的、新的宗谱不知翻过多少次,越看越觉得里面的故事太多,至今还没看够。对于南洲的故事,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在这一时半天里,我们也无法把旧的二十卷、新的厚厚的三大本的宗谱从头到尾翻阅一遍,许多细节还有待日后慢慢理解。

        让我们感到惊喜的是,关于南洲丁氏的祖先,除了宗谱文字的记载,还有丁氏祖先画像收藏在村老年协会。这些画像是民国时期重绘的,定时张挂出来让子孙后代瞻仰膜拜,原来有二十多幅,现在只剩下七幅。祖先的衣冠虽然早已作古,有了复原他们音容笑貌的画像,他们的言行德泽将永垂不朽。

        冬日的阳光,依然照耀着新昌历史最悠久的这个村庄。走出下书房,我们在丁法祥的陪同下踏看村中尚存的历史遗迹。村中的建筑大都是新建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楼房,弯弯曲曲的长巷,还有几段是用鹅卵石砌筑而成的,间或隐藏着几座古老的木结构建筑,传递着农耕文明历史的信息——哪里会是明洪武年间遗安斋的旧址呢?抬头四望,菩提峰下只见满目新景,遗安斋早已被接连不断地幻化成了南洲人安居乐业的一座座美丽家园。

        幽深的小巷引着我们走到一口古井边,这就是新昌有名的县文物保护单位“南洲宋井”,圆圆的、坚硬的石井栏边沿上有八个曲,石井栏壁的字有些已漫漶不清,同去的一位书法家对石刻文字颇感兴趣,一眼就辨认出“戊午太岁宝祐六年”“大明嘉靖四十年乙酉岁丁碧潭”等字。这古井是新昌有文字刻铭的最早的井,该蕴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走着走着,来到村边种满了玉兰、海棠等花木的飞凤山,南洲丁氏始祖丁崇仁的墓就在山中一个叫牛皮形的地方。丁崇仁墓已经过后人集资重修,成为新昌县的一个文物保护点。丁法祥说,近些年来每到清明时节,从外地赶来祭扫的人很多,来自宁海的,来自天台的,都说是由“南洲丁”发脉出去。如此一座东汉古墓,寄托着南洲丁氏族人一种寻根问祖的情思,一千八百年后的今天还在享用着子孙后代供奉的香火,这在新昌大概也不多见。

        听说附近还有一座很古老的潘家太公墓,墓主是新昌历史上有名的人物,前些年文物工作者去考证过。我们来到墓前,撩开芜蔓的荒草,拨去墓碑上的青苔,“待清潘先生之墓”几个大字隐隐地显露出,原来,这里是宋末元初名儒潘音的归宿之地。潘音筑室南洲山中,闭门读书,自名其轩为“待清”,学者因称其为“待清先生”,他的《待清遗稿》收入《四库全书》别集类存目。潘音把他的待清轩和墓地安在南洲的时候,已经在丁崇仁辞官隐居南洲一千多年以后。我想,他俩都把南洲作为隐居归宿之地,除了高高菩提峰下清清溪流的慰藉是同样,还有那优游林泉、啸傲山水的隐逸之心,大概也是相通的。

        空谷多幽兰,菩提峰的山谷里各种各样的兰花,村民看见了,常采回来种在自家的庭院中,让一阵阵清香伴随左右。后来不知怎的,许多外地人看上了种在南洲村庭院中的兰花,兰花就随之成了昂贵的商品,于是,采兰、种兰、卖兰的人在村中多了起来,村里有十多户人家靠兰花发家致富,在近几年小将镇举办的农民兰花展上,唱主角的大都是南洲人。

        除了兰花,村边还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木,南洲村看起来就是一个大花园。村民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就种植花木。刚开始的时候,有人持不同意见,说这么好的良田不种稻谷而种些不能解决温饱的花木,太可惜了,没料到先种花木的人变成了人们羡慕的“万元户”,村民的想法才渐渐改变,一户接一户地跟着种起了花木,到现在,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自己栽培看护的花园,最多的达四五十亩,南洲村居就被一片片的桂花、樱花、红枫、海棠包围着,花香四溢,争奇斗艳。新昌一些农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喜欢进城打工,而南洲村里的年轻人却跟着前辈学起花木栽培,愿意当没有证书的园艺师。他们说在城里打工要按时上班听隆隆的机器声,哪里比得上在田地里拨弄花花草草悠闲清爽。村民一边修剪施肥,一边细细欣赏,盼望着快点长大,就像看见自己未来的好日子。同行的一位新闻记者仿佛有所发现,拍下一些花园新景象的照片,记下有关花木专业村的一些数据。我们仿佛是在花园里散步,闻着暗香浮动却不想回城。

        村里人又为我们指点“南洲八景”,玉丝悬瀑、仙洞飞霞、龙缠古柏、烟锁螺岩、板桥望月、麦畈耕云、菩峰拱翠、洲水环清,这八景是古代村里的秀才归纳出来,听起来就有一种诗情画意。村水口有石龟,头、足、尾皆具备,前面有小潭,潭有岩宛然如蛇,石龟之旁有石笔,其石尖秀如笔,有诗咏之曰:“怪石脩然数仞青,化工分巧付山灵。白云扫尽秋空净,写出文章耀日星。”石龟、石笔守住了全村的风水,这是自然的造化,我们倒还是喜欢多看看南洲人因劳动而写在大地上的层层累积的华丽篇章。村里人又介绍说,小将镇青草坪七堡龙亭庙会的迎神队伍中,南洲村的叠罗汉武术表演最精彩、最有名,现在村里有个罗汉队,好几次到市里、县里亮相献技,南洲村还被评为“绍兴市体育特色村”。2006年,南洲罗汉表演艺术又被列入首批新昌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听完介绍,心想,如果再来南洲,我们一定要挑选一个有罗汉表演的热热闹闹的好日子。

        去南洲的时候,我只希望轻轻松松地对“先有南洲丁”这句民谣作些实地的探访;从南洲回来,一天行走所得的感觉零零碎碎,忽然又回记起几年前去镜岭镇竹潭村时看到丁氏宗祠思敬堂门额上的几个大字——东汉故家,当时对此不很理解,现在把它和南洲丁联系起来,才有了点眉目。原来,竹潭丁氏祖先是来自南洲的“东汉故家”。

        在东汉丁崇仁以前,新昌境内早就有先民居住,只是没有文字记录流传下来,这就让“先有南洲丁”这句话有一股先声夺人之势,让我在回来以后的好些日子里经常拣一些南洲村的旧话头。在成化《新昌县志》中,我看到与南洲丁有关的许多记载,有一首明初隐士章文烨写的《寓南洲答虎溪韵》,特别引起我的注意。现在,春天已经来临,在明媚的春光里,我把它抄了下来,作为冬日南洲之行结束后“拈起当年旧话头”的结束语。

        树满青山云满洲,相思云树日三秋。
        酒边得趣忘归兴,林下行吟忆旧游。
        处世未能忘世谛,惜春赢得惹春愁。
        何时重与成三笑,拈起当年旧话头。


        附:

        赠丁氏重修宗谱序

        夫族不可以不谱也!无谱者,上无以究祖宗之所自,下无以收支派之所分,于以辨昭穆、定尊卑、联疏戚、隆等杀,吉凶庆吊,千百世无相忘者,微有谱焉不可也。故古来仁人孝子之重念于民俗者,未尝不以此用心焉。新昌南洲丁宜民者,其先东汉时有讳崇仁翁,为剡令,九世孙敬民为安丰刺史,十七世孙元信为建阳县丞,五季末有讳会者为黄门侍郎,同析新昌县,三十六世孙讳载为乐清令,讳职为青田令,四十二世良弼为安抚司议事,厥子为赵宋郡马。及今宜民仕乐平令,尤能笃念乎此,惧前世之远而迷其源、后裔之繁而紊其派,自剡令至于其身,凡四十余世,编为图谱,首末明备,纤悉不遗,有图以纪其略,有传以述其详,非吾族也,虽富贵而不附,是吾系也,即贫贱而勿遗。其姻友方孝孺公来京,因以序文见属,将以传示于后。嗟夫!世有居于显荣之地、享巨万之资,惟有珍禽奇玩为务,日累月积,尤不满意,其于宗族谱牒,罔不加心,及如飞鸟过目、莱草同灰者,可深惜哉。今宜民为新昌硕望,其生齿之盛,资产之饶,非不难于宴安逸豫而自夸诩之也,兹乃汲汲于谱牒为务,其为笃爱于亲亲之谊者,不亦切乎?今而后,丁氏子孙启斯谱而览之,上知祖宗之有自,下知派系之有分,蛰蛰绳绳,蔚然崛起。其继志如宜民者,千秋勿替焉,将于斯以验乎?

                                                                                        时    洪武三十一年戊寅大吕之吉
                                                                    翰林院大学士兼修国史总裁同知经筵事金华  宋濂  书

 

 

 

 

编辑: 张春毅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