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戏曲文化
“不系园”与调腔考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梁少膺   2011年06月08日16:10:59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明张岱《陶庵梦忆》卷四《不系园》:

        (崇祯七年,1634)甲戌十月,携(朱)楚生住不系园看红叶,至定香桥,客不期而至者八人:南京曾波臣、东阳赵纯卿、金坛彭天锡、诸暨陈章侯、杭州杨与民、陆九、罗三、女伶陈素芝。余留饮。章侯携缣素为纯卿画古佛,波臣为纯卿写照,杨与民弹三弦,罗三唱曲,陆九吹箫。与民复出寸许界尺,据小梧,用北调说《金瓶梅》一剧,使人绝倒。是夜彭天锡与罗三、与民串本腔戏,妙绝;与楚生、素芝串调腔戏,又复妙绝。

        这是明末江南文士伶人文艺雅集的一次记录。画家陈老莲等事绘,戏曲家彭天锡等串戏;而朱楚生、陈素芝串之戏者,名曰“调腔”。盖调腔一词,凡著文献以来,始见于此。同书卷五《朱楚生》:

        朱楚生,女戏耳,调腔戏耳。其科白之妙,有本腔不能得十分之一者。盖四明姚益城先生精音律,与楚生辈讲究关节,妙入情理……楚生色不甚美,虽绝世佳人,无其风韵。楚楚谡谡,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性命于戏,下全力为之……一日,同余在定香桥。日晡烟生,林木窅冥。楚生低头不语,泣如雨下。余问之,作饰语以对。

        又冒襄《南狱消亲记》:

        (崇祯辛巳,1641)十八日,寒甚。复饮湖中。看朱楚生演《窦娥冤》。

        毋庸置疑,张岱、冒襄记之朱楚生、陈素芝皆为著名歌唱家和表演艺术家。陈素芝,无考。以“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及“演《窦娥冤》”揣摩,朱楚生对角色的体会和理解已至登峰造极的地步;同时可见调腔在当时艺术上亦臻成熟,并在江浙间盛行。“其科白之妙,有本腔不能得十分之一者”,即是明证。古之戏曲,虽为时既近,由于“后世儒硕,皆鄙弃不复道”,遂使史乘阙记,“郁堙沉晦者且数百年”。【1】由张氏之载计,调腔迄今凡三百七十余载,然若要考其曲调声腔之源流,殊为困难。依朱楚生师从四明姚益城度之,早之调腔,固出于四大声腔之一的“余姚腔”,未知当代戏曲专家以为然否?鄙人疏于此学,非能通会。而惟可论者,则张岱文中记录当日串演调腔戏的场所“不系园”,因近日披览《丛睦汪氏遗书》【2】,若有所获。故不以浅陋之嫌,调弄笔墨,率尔成章,贻笑于深谙详熟近世江南社会史者。

        《春星堂诗集》卷一《汪然明小传》:

        (汪)然明先生讳汝谦,号松溪道人,太学生。于明季慕西湖之胜,自歙县丛睦坊迁杭州,遂家钱唐(塘)……制画舫于西湖。曰不系园,曰随喜庵。其小者,曰团瓢,曰观叶,曰雨丝风片。四方名流至止,必选伎征歌,连宵达旦,即席分韵,墨汁淋漓。或缓急相投,立为排解,故有湖山主人之目。

        同书同卷《不系园记》:

        自有西湖,即有画舫……(天启三年,1623)癸亥仲夏,为云道人筑净室,偶得木兰一本,断而为舟。四越月乃成。计长六丈二尺,广五之一。入门数武,堪贮百壶;次进方丈,足布两席;曲藏斗室,可供卧吟;侧掩壁厨,俾收醉墨。出转为廊,廊升为台;台上张幔,花晨月夕,如乘彩霞而登碧落,若遇惊飙蹴浪。欹树平桥,则卸拦卷幔,犹然一蜻蜓艇耳。中置家僮二三檀红木牙者,俾佐黄头以司茶酒。客来斯舟,可以御风,可以永夕,远追先辈之风流,近寓太平之清赏。陈眉公先生题曰不系园。佳名胜事,传异日西湖一段佳话。

        是故不系园乃汪然明于天启三年所造的画舫,陈继儒题名。《庄子》:“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舫名或出于此。《春星堂诗集》卷五《遗稿·自嘲并示儿辈》八章之五“画舫无权逐浪浮”,句下自注:“余家不系园,乱后重新,每为差役,不能自生。”自不系园成,遂置器具一应齐全,汪氏以为家居。时造访不系园诗文唱和除前见张岱所举者,尚有钱谦益、方一藻、张遂辰、方一荀、王微、黄汝亨、陈继儒、徐天麟、李渔等名士凡几十人。在无数次宴游中,面对良辰美景,吐属吟咏,极尽宾主之欢。汪然明《作不系园》:“年来寄迹在湖山,野衲名流日往还。弦管有时频共载,春风何处不开颜。”歌咏当日之胜。汪氏尔后把唱和诗文汇聚,名曰《不系园集》。我辈今于孤山一隅,快读此集,虽不胜桑海之感,但仍不禁为当日“有水有山情不系,非园非圃憺忘旧”之人物风流,与“到处吾园无住著,歌声只在水西东”【3】之湖山风雅所企羡,而逸兴遄飞,追思不已!

        《春星堂诗集》卷一《随喜庵集》:“制不系园,嗣后复作楼船。董元宰伯颜(其昌)曰随喜庵。”《法华经》:“闻经随喜,面不狭长。”“随喜”两字,盖源于此。随喜庵名之文集,此舫与不系园同般,也属骚人韵士,高僧名姝啸咏、骈集之处。按上见《不系园记》,汪然除了不系园、随喜庵,又有其它多种画舫。譬如团瓢,《通雅》卷三八《宫室》:“团瓢,谓为一瓢之地也。”观叶,《山堂肆考》卷一八〇《器用·舟》:“观叶为舟。《白帖》:‘古者观落叶,因以为舟。’”雨丝风片,《牡丹亭》第十出《惊梦》:“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可知汪氏之船舫颇多,有大小两类。大者如一园一庵;小者则是一瓢、一叶与一片。汪氏另作“不系园约款”十二宜、九忌,凡用舫者,资格须具“名流、高僧、知己、美人”四类。昔日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辑有河东君向汪然明借舫春游的尺牍。陈氏以江海之学,论证柳如是一人之身,兼具汪氏所谓四类之资格,并认为“河东君所欲借者,当是团瓢、观叶或雨丝风片之小型游舫也”。【4】《陶庵梦忆》卷三又记,崇祯五年(1632)十二月大雪之夜,张岱乘“一芥”,独往湖心亭看雪。复想张氏泛之小舟,应也是这些小型游舫。张岱固时代之“名流”耳。此等虽与本篇无甚关系,但关于汪然明游舫一事,实为当日江南社会史之重要史料。略附于此,以作谈助云尔!

        张岱《陶庵梦忆》谓及“调腔”者,凡见两处。第一次观朱楚生、陈素芝串调腔戏于不系园。然可留意者,张氏至不系园,需经定香桥。第二次称与朱楚生某日于定香桥谈叙心事,惆怅满怀。照此臆想,张氏这一次必定亦于不系园观完戏后,俩人相约或行散至定香桥叙说。鄙意认定,以张岱喜喧闹,有戏癖,且与女伶楚生之推心置腹论,张氏至不系园观调腔戏远不止记载中的两次。抑更可证之,当日演调腔戏的场所不系园,距离定香桥乃颇近之一区域也。

        《浙江通志》卷三三《关梁一·杭州府》:

        定香桥,《名胜志》:“在赤山埠,江干行旅所必由。其水曲,为浴鹄湾。”

        《西湖志纂》卷五《南山胜迹》:

        定香桥,在苏堤第一桥之西,近赤山埠。其水即浴鹄湾。

        两志记之赤山埠与浴鹄湾,今迹尚存,仍袭旧名。赤山埠位于花家山麓,即虎跑路和三台山路交汇处附近;浴鹄湾位于南山路和三台山路交汇处附近,即先贤堂至黄公望故居之水域。“苏堤第一桥”,盖指堤南第一桥,名映波桥。桥西有湖,名南湖。南湖西处,乃古今西湖名胜之一:花港观鱼。同书卷一《名胜·西湖全图》:

        花港观鱼:苏堤第三桥曰望山与西岸第四桥斜对水,名花港。通花家山,山下有园。为宋内侍卢允升别墅,凿池甃石,引湖水其中,畜异鱼数十种,称花港观鱼……花港南当三台山出入之径,去定香桥数十步。飞甍倒水,重檐接霄,珠网绮,辉映云日。旁浚方池,清可见底。

        苏堤第三桥望山桥,指堤南第三桥;西岸第四桥,则指杨公堤堤北隐秀桥。古称“花港”的水源出于花家山,流经花坞、隐秀桥注入西湖。从“南当三台山出入之径”,“去定香桥数十步”,及前志定香桥近赤山埠、浴鹄湾推理,当年的定香桥,东与苏堤相连,西与花港观鱼相接。也即说汪然明之不系园,实泊于南湖之西的花港观鱼。因此,湖上笠翁有“芳辰何处集名流,园在西陵不系舟”【5】之说也。南湖之北过定香桥达西里湖;南湖之东穿苏堤(堤南第一桥)映波桥,就抵西湖。换言之,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记之串调腔戏,地点在花港观鱼。如此推演不误,则或可谓,花港观鱼乃文献记录最早的演出调腔之处焉。附带提及,照汪然明“不系园约款”,列“清歌”为“十二宜”之一、“鼓吹喧填”为“九忌”之一,崇祯七年(1634),朱楚生、陈素芝于不系园演之调腔,应是不加鼓吹锣点的清唱戏。

 花港观鱼,明时属一舟楫停泊的港区。李流芳《檀园集》卷一一《西湖卧游册跋语·六和晓骑图》:“予甲辰与王淑士平仲参云栖舟中为题画诗。今日展余所画《六和晓骑图》,此境恍然,重为题此。壬子十月六日。定香桥舟中。”汪由敦《松泉集》卷一《春湘曲》:“夕照渐低南北岭,定香桥外唤归船。”朱彝尊《曝书亭集》卷二〇《十日周上舍(崧)序》:“晨过昭庆僧舍。雨霁。偕诸君登舟循孤山,沿苏公堤至定香桥。寻杖策,历大小南屏,观磨崖家,人卦舟回。席上赋六十韵。”诸文言此域不谓“花港”而谓“定香”,盖是处是西湖水陆两路通往花港、南湖和西里湖的必经之地,在交通位置上显得特别重要。文人着墨,故是称矣。湖水一角,僻处城阿,莫于“定香”为宜。凑集这里的湖山好友,或援笔为卷,濡墨成章;或浅斟低唱,丝竹管弦。“花港”去处,应似天上,非若人间。此亦汪然明造画舫不系园于是地之一证也。

        江南湖泊众多,河流纵横,水网发达。由汪氏之不系园联想,明李日华有画舫“卅十里行庵”。李氏又有著名味水轩。李著《味水轩日记》与《竹懒画媵》、《紫桃轩杂缀》不记名之由来,而其中载屡与董其昌辈于此轩赏画、度曲和写图事。鄙意以为,味水轩或是李氏的舟名。再如李渔芥子园。几百年来,世俗皆云此园筑于金陵。李渔是一个飘荡江湖的艺人,一生往返于南京与杭州之间。李氏当时所走咸为水路,芥子园恐亦是笠翁之舟名。前见张岱往湖心亭看雪泛之“一芥”,可佐证鄙说。文人好事,所取斋室名号曲折隐晦,以使后人难解其真。而于不系园乃舟名观之,吾侪不仅能感悟明一代名士闲逸之情性与高雅之品质,抑更可觊觎明一代文艺之形态与时代之风情耳。故张岱另一典章文献名曰《夜航船》,寓意弥彰。然检索史实,于舟楫之中,从事文艺,而冠之名号者,并非肇始于明。《山堂肆考》卷一八〇《器用·舟》:“宋米芾喜畜(蓄)书画,尝发运江淮,掲牌行舸曰:米家书画船。”《山谷集》卷九《戏赠米元章二首之一》:“万里风帆水著天,麝煤鼠尾过年年。沧江静夜虹贯月,定是米家书画船。”米家山水景物平远;如江南远岫,氤氲浓郁,盖舫中所作也。至明,绘画以卷子为多。山丘、树木、房舍沿着江水的近、远两岸,以井然有序的方式呈水平排列,卷中传达了一种景物流逝之感觉。【6】明画家突破了传统山水画的视觉和形式,固是在舟中写生,舟行景移使然。于此而察,明之画舫,非特与戏曲,亦与绘画存在莫大关联焉。若加详述,未免喧宾夺主,而出本篇之范围,兹不赘论。

        明张岱《陶庵梦忆》卷四《不系园》:

        (崇祯七年,1634)甲戌十月,携(朱)楚生住不系园看红叶,至定香桥,客不期而至者八人:南京曾波臣、东阳赵纯卿、金坛彭天锡、诸暨陈章侯、杭州杨与民、陆九、罗三、女伶陈素芝。余留饮。章侯携缣素为纯卿画古佛,波臣为纯卿写照,杨与民弹三弦,罗三唱曲,陆九吹箫。与民复出寸许界尺,据小梧,用北调说《金瓶梅》一剧,使人绝倒。是夜彭天锡与罗三、与民串本腔戏,妙绝;与楚生、素芝串调腔戏,又复妙绝。

        这是明末江南文士伶人文艺雅集的一次记录。画家陈老莲等事绘,戏曲家彭天锡等串戏;而朱楚生、陈素芝串之戏者,名曰“调腔”。盖调腔一词,凡著文献以来,始见于此。同书卷五《朱楚生》:

        朱楚生,女戏耳,调腔戏耳。其科白之妙,有本腔不能得十分之一者。盖四明姚益城先生精音律,与楚生辈讲究关节,妙入情理……楚生色不甚美,虽绝世佳人,无其风韵。楚楚谡谡,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性命于戏,下全力为之……一日,同余在定香桥。日晡烟生,林木窅冥。楚生低头不语,泣如雨下。余问之,作饰语以对。

        又冒襄《南狱消亲记》:

        (崇祯辛巳,1641)十八日,寒甚。复饮湖中。看朱楚生演《窦娥冤》。

        毋庸置疑,张岱、冒襄记之朱楚生、陈素芝皆为著名歌唱家和表演艺术家。陈素芝,无考。以“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视媚行”,及“演《窦娥冤》”揣摩,朱楚生对角色的体会和理解已至登峰造极的地步;同时可见调腔在当时艺术上亦臻成熟,并在江浙间盛行。“其科白之妙,有本腔不能得十分之一者”,即是明证。古之戏曲,虽为时既近,由于“后世儒硕,皆鄙弃不复道”,遂使史乘阙记,“郁堙沉晦者且数百年”。【1】由张氏之载计,调腔迄今凡三百七十余载,然若要考其曲调声腔之源流,殊为困难。依朱楚生师从四明姚益城度之,早之调腔,固出于四大声腔之一的“余姚腔”,未知当代戏曲专家以为然否?鄙人疏于此学,非能通会。而惟可论者,则张岱文中记录当日串演调腔戏的场所“不系园”,因近日披览《丛睦汪氏遗书》【2】,若有所获。故不以浅陋之嫌,调弄笔墨,率尔成章,贻笑于深谙详熟近世江南社会史者。

        《春星堂诗集》卷一《汪然明小传》:

        (汪)然明先生讳汝谦,号松溪道人,太学生。于明季慕西湖之胜,自歙县丛睦坊迁杭州,遂家钱唐(塘)……制画舫于西湖。曰不系园,曰随喜庵。其小者,曰团瓢,曰观叶,曰雨丝风片。四方名流至止,必选伎征歌,连宵达旦,即席分韵,墨汁淋漓。或缓急相投,立为排解,故有湖山主人之目。

        同书同卷《不系园记》:

        自有西湖,即有画舫……(天启三年,1623)癸亥仲夏,为云道人筑净室,偶得木兰一本,断而为舟。四越月乃成。计长六丈二尺,广五之一。入门数武,堪贮百壶;次进方丈,足布两席;曲藏斗室,可供卧吟;侧掩壁厨,俾收醉墨。出转为廊,廊升为台;台上张幔,花晨月夕,如乘彩霞而登碧落,若遇惊飙蹴浪。欹树平桥,则卸拦卷幔,犹然一蜻蜓艇耳。中置家僮二三檀红木牙者,俾佐黄头以司茶酒。客来斯舟,可以御风,可以永夕,远追先辈之风流,近寓太平之清赏。陈眉公先生题曰不系园。佳名胜事,传异日西湖一段佳话。

        是故不系园乃汪然明于天启三年所造的画舫,陈继儒题名。《庄子》:“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舫名或出于此。《春星堂诗集》卷五《遗稿·自嘲并示儿辈》八章之五“画舫无权逐浪浮”,句下自注:“余家不系园,乱后重新,每为差役,不能自生。”自不系园成,遂置器具一应齐全,汪氏以为家居。时造访不系园诗文唱和除前见张岱所举者,尚有钱谦益、方一藻、张遂辰、方一荀、王微、黄汝亨、陈继儒、徐天麟、李渔等名士凡几十人。在无数次宴游中,面对良辰美景,吐属吟咏,极尽宾主之欢。汪然明《作不系园》:“年来寄迹在湖山,野衲名流日往还。弦管有时频共载,春风何处不开颜。”歌咏当日之胜。汪氏尔后把唱和诗文汇聚,名曰《不系园集》。我辈今于孤山一隅,快读此集,虽不胜桑海之感,但仍不禁为当日“有水有山情不系,非园非圃憺忘旧”之人物风流,与“到处吾园无住著,歌声只在水西东”【3】之湖山风雅所企羡,而逸兴遄飞,追思不已!

        《春星堂诗集》卷一《随喜庵集》:“制不系园,嗣后复作楼船。董元宰伯颜(其昌)曰随喜庵。”《法华经》:“闻经随喜,面不狭长。”“随喜”两字,盖源于此。随喜庵名之文集,此舫与不系园同般,也属骚人韵士,高僧名姝啸咏、骈集之处。按上见《不系园记》,汪然除了不系园、随喜庵,又有其它多种画舫。譬如团瓢,《通雅》卷三八《宫室》:“团瓢,谓为一瓢之地也。”观叶,《山堂肆考》卷一八〇《器用·舟》:“观叶为舟。《白帖》:‘古者观落叶,因以为舟。’”雨丝风片,《牡丹亭》第十出《惊梦》:“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可知汪氏之船舫颇多,有大小两类。大者如一园一庵;小者则是一瓢、一叶与一片。汪氏另作“不系园约款”十二宜、九忌,凡用舫者,资格须具“名流、高僧、知己、美人”四类。昔日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辑有河东君向汪然明借舫春游的尺牍。陈氏以江海之学,论证柳如是一人之身,兼具汪氏所谓四类之资格,并认为“河东君所欲借者,当是团瓢、观叶或雨丝风片之小型游舫也”。【4】《陶庵梦忆》卷三又记,崇祯五年(1632)十二月大雪之夜,张岱乘“一芥”,独往湖心亭看雪。复想张氏泛之小舟,应也是这些小型游舫。张岱固时代之“名流”耳。此等虽与本篇无甚关系,但关于汪然明游舫一事,实为当日江南社会史之重要史料。略附于此,以作谈助云尔!

        张岱《陶庵梦忆》谓及“调腔”者,凡见两处。第一次观朱楚生、陈素芝串调腔戏于不系园。然可留意者,张氏至不系园,需经定香桥。第二次称与朱楚生某日于定香桥谈叙心事,惆怅满怀。照此臆想,张氏这一次必定亦于不系园观完戏后,俩人相约或行散至定香桥叙说。鄙意认定,以张岱喜喧闹,有戏癖,且与女伶楚生之推心置腹论,张氏至不系园观调腔戏远不止记载中的两次。抑更可证之,当日演调腔戏的场所不系园,距离定香桥乃颇近之一区域也。

        《浙江通志》卷三三《关梁一·杭州府》:

        定香桥,《名胜志》:“在赤山埠,江干行旅所必由。其水曲,为浴鹄湾。”

        《西湖志纂》卷五《南山胜迹》:

        定香桥,在苏堤第一桥之西,近赤山埠。其水即浴鹄湾。

        两志记之赤山埠与浴鹄湾,今迹尚存,仍袭旧名。赤山埠位于花家山麓,即虎跑路和三台山路交汇处附近;浴鹄湾位于南山路和三台山路交汇处附近,即先贤堂至黄公望故居之水域。“苏堤第一桥”,盖指堤南第一桥,名映波桥。桥西有湖,名南湖。南湖西处,乃古今西湖名胜之一:花港观鱼。同书卷一《名胜·西湖全图》:

        花港观鱼:苏堤第三桥曰望山与西岸第四桥斜对水,名花港。通花家山,山下有园。为宋内侍卢允升别墅,凿池甃石,引湖水其中,畜异鱼数十种,称花港观鱼……花港南当三台山出入之径,去定香桥数十步。飞甍倒水,重檐接霄,珠网绮,辉映云日。旁浚方池,清可见底。

        苏堤第三桥望山桥,指堤南第三桥;西岸第四桥,则指杨公堤堤北隐秀桥。古称“花港”的水源出于花家山,流经花坞、隐秀桥注入西湖。从“南当三台山出入之径”,“去定香桥数十步”,及前志定香桥近赤山埠、浴鹄湾推理,当年的定香桥,东与苏堤相连,西与花港观鱼相接。也即说汪然明之不系园,实泊于南湖之西的花港观鱼。因此,湖上笠翁有“芳辰何处集名流,园在西陵不系舟”【5】之说也。南湖之北过定香桥达西里湖;南湖之东穿苏堤(堤南第一桥)映波桥,就抵西湖。换言之,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记之串调腔戏,地点在花港观鱼。如此推演不误,则或可谓,花港观鱼乃文献记录最早的演出调腔之处焉。附带提及,照汪然明“不系园约款”,列“清歌”为“十二宜”之一、“鼓吹喧填”为“九忌”之一,崇祯七年(1634),朱楚生、陈素芝于不系园演之调腔,应是不加鼓吹锣点的清唱戏。

 花港观鱼,明时属一舟楫停泊的港区。李流芳《檀园集》卷一一《西湖卧游册跋语·六和晓骑图》:“予甲辰与王淑士平仲参云栖舟中为题画诗。今日展余所画《六和晓骑图》,此境恍然,重为题此。壬子十月六日。定香桥舟中。”汪由敦《松泉集》卷一《春湘曲》:“夕照渐低南北岭,定香桥外唤归船。”朱彝尊《曝书亭集》卷二〇《十日周上舍(崧)序》:“晨过昭庆僧舍。雨霁。偕诸君登舟循孤山,沿苏公堤至定香桥。寻杖策,历大小南屏,观磨崖家,人卦舟回。席上赋六十韵。”诸文言此域不谓“花港”而谓“定香”,盖是处是西湖水陆两路通往花港、南湖和西里湖的必经之地,在交通位置上显得特别重要。文人着墨,故是称矣。湖水一角,僻处城阿,莫于“定香”为宜。凑集这里的湖山好友,或援笔为卷,濡墨成章;或浅斟低唱,丝竹管弦。“花港”去处,应似天上,非若人间。此亦汪然明造画舫不系园于是地之一证也。

        江南湖泊众多,河流纵横,水网发达。由汪氏之不系园联想,明李日华有画舫“卅十里行庵”。李氏又有著名味水轩。李著《味水轩日记》与《竹懒画媵》、《紫桃轩杂缀》不记名之由来,而其中载屡与董其昌辈于此轩赏画、度曲和写图事。鄙意以为,味水轩或是李氏的舟名。再如李渔芥子园。几百年来,世俗皆云此园筑于金陵。李渔是一个飘荡江湖的艺人,一生往返于南京与杭州之间。李氏当时所走咸为水路,芥子园恐亦是笠翁之舟名。前见张岱往湖心亭看雪泛之“一芥”,可佐证鄙说。文人好事,所取斋室名号曲折隐晦,以使后人难解其真。而于不系园乃舟名观之,吾侪不仅能感悟明一代名士闲逸之情性与高雅之品质,抑更可觊觎明一代文艺之形态与时代之风情耳。故张岱另一典章文献名曰《夜航船》,寓意弥彰。然检索史实,于舟楫之中,从事文艺,而冠之名号者,并非肇始于明。《山堂肆考》卷一八〇《器用·舟》:“宋米芾喜畜(蓄)书画,尝发运江淮,掲牌行舸曰:米家书画船。”《山谷集》卷九《戏赠米元章二首之一》:“万里风帆水著天,麝煤鼠尾过年年。沧江静夜虹贯月,定是米家书画船。”米家山水景物平远;如江南远岫,氤氲浓郁,盖舫中所作也。至明,绘画以卷子为多。山丘、树木、房舍沿着江水的近、远两岸,以井然有序的方式呈水平排列,卷中传达了一种景物流逝之感觉。【6】明画家突破了传统山水画的视觉和形式,固是在舟中写生,舟行景移使然。于此而察,明之画舫,非特与戏曲,亦与绘画存在莫大关联焉。若加详述,未免喧宾夺主,而出本篇之范围,兹不赘论。

        注释
        【1】王国维《宋元戏曲史》第1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
        【2】《丛睦汪氏遗书》,清光绪十二年(1886)刊本。
        【3】《春星堂诗集》卷一《汪然明·不系园成》。
        【4】陈寅恪《柳如是别传》(中)第381页,三联书店,2001年。
        【5】李渔《笠翁集》卷六《清明日,汪然明封翁招饮湖上,座皆名士,兼列红妆两诗其一》。另钱谦益《牧斋外集》卷二五《李笠翁传奇戏题》亦存此述。可供参考。
        【6】高居翰(JAMES  CAHILL)《山外山——晚明绘画》(王嘉骥译)第170页,三联书店,2009年。

 

 

 

 

编辑: 徐文英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