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山水文化
唐宋何处是剡溪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唐佳文   2011年06月08日16:10:59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在我国的文学巨著《唐诗》中,歌咏剡溪的诗特多:“落日花边剡溪水,晴烟竹里会稽峰。”(李欣)“剡溪多隐吏,君去道相思。”“鸟道通闽岭,山光落剡溪。”(刘长卿)“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风流到剡溪。”“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李白)“月在沃洲山上,人归剡县江边。”(朱放)“春云剡溪口,残月镜湖西。”(张籍)“剡溪木未落,羡尔过天台。”(崔峒)“月色寒潮入剡溪,青    叫断绿林西。”(陆羽)“其那知音不相见,剡溪乘兴为君来。”(姚合)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剡溪在何处?现代的书籍中,说法纷纭。有的说,剡溪在古剡县,就是在今天浙江省的嵊州市境内。有的则说,剡溪在现在浙江省的奉化市。据《旧唐书·地理志》载:“剡,汉县,属会稽郡。武德四年置嵊州及剡城县。八年废嵊州及剡城县,以剡县来属(越州)。”又据宋嘉定八年时任嵊县令的鄞人史安之所作《剡录·序》称:“剡在汉为县,在唐为嵊州,未几复为县。本朝宣和间,以剡为两火一刀,不利于邑,故改今名。邑旧有乡四十,后分十有三,别为新昌县。今所存才二十七耳!”明成化《新昌志·沿革》称,“望新昌县,后梁开平二年,吴越王钱镠始折剡三之一而置县,属越州府。”就是说,在五代以前的古剡县,其地域包括今天的嵊州市和与其相毗邻的新昌县全境。而奉化县原属鄮地。《旧唐书·地理志》称,“鄮,汉县。属会稽郡。至隋废。武德四年置鄞州,八年州废为鄮县,属越州。开元二十六年於县置明州。奉化、慈溪、翁山己上三县皆鄮县地,开元二十六年析置。”由此可见,在唐代,剡地除武德四年至八年置嵊州或剡城县外,一直称剡县。奉地除武德四年至八年地属鄞州外,一直属鄮县,直至开元二十六年置奉化县。

        然而,在唐代的诗作中。则往往把剡溪、剡江与剡县、剡中乃至越地、会稽连在一起。请看,刘长卿在《送荀八过山阴旧县兼寄剡中诸官》中说,“剡溪多隐吏”。李白在《经乱后将避地剡中》中说,“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严维在《剡中赠张卿侍御》说,“透迤天乐下,照耀剡溪间。”李始在《送阎二十六赴剡县》诗中说,“妾梦经吴苑,君行到剡溪。”如此等等,均说剡溪在剡县或剡中。还有更多的诗作,是把剡溪与剡中、越地的名山胜景连在一起。李白在他的绝唱《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说,“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杜甫在他的《壮游》诗中也说。“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归帆拂天姥,中岁贡旧乡。”张籍在《送越客》一诗中也说,“春云剡溪口,残月镜湖西。”茶圣陆羽在《会稽东小江》一诗中,又说,“月色寒潮入剡溪,青猨叫断绿林西。”众所周知,天姥山地处古剡县的东南部,位于今新昌县东南四十里许。镜湖即汉代会稽太守马臻筑的大型水利工程——鉴湖。会稽东小江即今天的曹娥江。在唐代,由于越山植被好,鉴湖尚未淤积,水与曹娥江连接,舟能由鉴湖沿曹娥江而上,直至剡溪。此外。他在《赠王判官》诗中说,“会稽风月好,却绕剡溪回。”就是说,赏了会稽的风月,可以绕剡溪回来的。把剡溪与天姥山连在一起的唐诗,有温庭筠的《宿一公精舍》:“茶炉天姥客,棋席剡溪僧。”如此等等。由于东晋高僧支道林欲买沃洲山隐居的故事,在当时即为美谈。更为唐代众多诗人所推崇。为此,沃洲或沃洲山累累出现在唐人诗作中。沃洲山是道家的第十五福地,唐代高道司马承祯的《洞天福地天宫府图》称:“在越州剡县南。”其下临剡溪。朱放在《剡山夜月》中所说,“月在沃洲山上,人归剡县江边”,就是这个意思。

        剡溪因晋王子猷雪夜访戴而著名。据南朝宋刘义庆所撰的《世说新语·任诞》载:“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世说新语》说戴逵在剡的还有“栖逸”、“伤逝”等篇。王子猷雪夜从山阴出发,过了一夜就到了戴逵所居住的“剡”,那只能摇橹鉴湖,沿着与鉴湖水相通的曹娥江,溯流至“剡”的。而决不可能从鉴湖入海,而从甬江逆流而上,到达地处今新昌与奉化交界之“剡”的。而且从当时的交通条件和路途来说,一个整夜也是不可能到达的。

        史书中记载剡溪在剡县的,有唐地理总志《元和郡县志》,称“剡溪出(剡)县西南,北流入上虞县为上虞江”;有北宋地理总志《太平环字记》,“剡溪,在县南,……即王子猷雪夜访戴逵之所也”;有宋《嘉泰会稽志》,“剡溪,在(嵊)县南一百五十步,溪有二源,一出天台……东北流入上虞县界,以达於江”,“东溪,在(新昌)县东一里,其源东南来自天台石桥瀑布水……出嵊县,为剡溪”;又《明史·地理志》载:“嵊……南有剡溪,源出天台诸山,下流为曹娥江”;又清乾隆《绍兴府志·地理志》,“曹娥江,……又名上虞江,……其源自剡溪来……”,等等。而说奉化有剡溪者,始见于《明史·地理志》其称奉化“北有奉化江,亦曰北渡江,又谓之剡溪。”就是说,奉化江也可以叫剡溪。其后,清《奉化县志》也采此说。《明史》修成于清乾隆年间。那么,此前奉化江上游也称“剡溪”吗?非也,余姚籍大学者黄宗羲撰成于明崇祯壬午年的《四明山志》写道:“剡源九曲,奉化之西六十里有山,夹溪而出蓊然深茂者,剡源山也。谓之剡源者,以其近之剡县,名之也。剡源之溪以曲数凡九。”书中列为剡源九曲者,即六诏、跸驻、两湖、臼坑、三石邨、茅渚、班溪、高岙、公棠。近代大学者王国维考订古代史料时,也写道,奉化县有“剡源溪,……在(明)州西七十里”。元代诗人陈基曾有诗歌咏剡源九曲,他写道:“海上云山罨画青,剡源曲曲有仙灵。四时笙鹤闻空际,仿佛曾孙宴幔亭。”明初“吴中四杰”之一的高启也有歌咏剡源九曲诗多首。更值得一提的是,元代文学家戴表元的故里就在剡源九曲之第四曲臼坑,他号“剡源先生”,其著作也称《剡源戴先生文集》或《剡源集》。本人曾有幸看到过清代奉化人编纂的《剡源乡志》,书中称剡源为奉化设县之始的一个乡,其地域在今奉化市的跸驻、臼坑、三石一带。由此可见,地处今奉化市的“剡溪”,在唐宋时期称“剡源溪”,并非称“剡溪”。

        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剡源溪流域在唐宋时期属于剡县地呢?从本人看到的有限史料看,这种可能是不存在的。据《资治通鉴》记载,唐咸通元年,浙东农民起义首领裘甫,遭遇浙东观察使王式的围追堵截,在明州、宁海、唐兴连连失利,就是从黄罕岭遁入剡县的。黄罕岭地处今新、嵊、奉交界的新昌县境内。由此可见,在唐代,黄罕岭及以西属剡地,其以东则属鄮地或奉地了。又据宋《剡录》称,“(嵊)东至奉化县一百四十里,界陆照岭”。明成化《新昌志·里至》称,“东北至宁波府奉化县剡界岭八十里。”有趣的是,历来作为新奉分界标志的剡界岭村,直至本世纪五十年代初仍以村中一条道路为界,东属奉化地域,西归新昌管辖。

        再看看现代辞书中对“剡溪”怎么说的?1936年的《辞海》是这样写的:“剡溪,在浙江省嵊县南,曹娥江上游也。……晋王子猷雪夜访戴逵于此,故又名戴溪。”1979年《辞海》又是这样写的:“剡溪,在浙江嵊县,即曹娥江上游。”其实,唐代的“剡溪”并非仅限于现今嵊州市境内的河道。剡溪是浙江八大水系之一——曹娥江的主流澄潭江和支流新昌江、黄泽江、长乐江的通称。

        从不同的历史时期看,地处古剡的“剡溪”和地处奉化的“剡溪”均叫“剡溪”,这是事实。而且地处奉化的“剡源溪”,其著名度不低于古剡的“剡溪”。为此,建议古剡的剡溪仍称“剡溪”,而奉化的“剡溪”仍复名为“剡源溪”,或如有的地图集所标的“东剡溪”,以示两条“剡溪”有所区别,不至混淆。

编辑: 张春毅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