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茶道文化
中国茶道之源——剡溪新昌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陈 放   2011年06月08日17:12:05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一、什么是茶道?

       中国是茶的故乡,也是世界上最早利用茶、种植茶的国家。陆羽在《茶经》里就提出:茶之为饮,发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可以说自炎帝神农氏以来,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每页都飘逸着茶香。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是我国古代人民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

       “文人七件事,书画琴棋诗酒茶”,茶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或载体。

       讲茶,喝茶离不开茶道。

       什么是茶道呢?

       所谓茶道就是有关饮茶、品茗的方法、艺术、意境,也或是关于茶艺、茶德、茶礼、茶理、茶性、茶学、茶精神等各种茶文化的综合。狭义上讲茶道又可分为“形而上”与“形而下”两个层面:“形而下”讲究品茶时的气氛、环境、音乐、冲泡技巧等茶艺表现形式;“形而上”则就是在茶事活动中体验哲理、道德、精神、伦理、文化,通过品茗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品味人生,参禅悟道,以达到人格上的升华与精神上的享受,即所谓的“和静怡真”之境界。前者是表现技艺上的,即为饮茶之道;后者则是内涵精气神上的,即为饮茶修道与饮茶即道。

        尽管现代茶道大行于东方日本,但“茶道”一词及其茶道艺术与精神在中国已有近1200多年历史。日本茶道始于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由南浦诏明上径山学法带回,复由公元十六世纪中叶千利休禅师将其推广到民间。而中国的大唐文化既造就了诗歌文化的高峰,同样也为人类文明造就了另一座高峰——大唐茶道。可以说大唐茶道是中国茶文化历史上的第一座高峰,并由此打开了世界茶文化的开篇大作。

       二、茶诗——唐诗与茶道结晶

        中国既是诗的国度,也是茶的国度,在大唐作了充分的体现与注脚。而千余年来这两大文化又交相辉映,诗亦茶,茶亦诗,据不完全统计,从大唐到清末茶诗作者近千人,茶诗诗篇上万首。自称“君不可一日无茶”的乾隆皇帝就写了250多首茶诗,南宋诗人陆游写了300多首茶诗。

        所谓茶诗是指“写茶之诗”或“诗中有茶”,是茶与诗文化的结晶。据江西社科院学者余悦先生考证,唐以诗称冠又以茶称峰,据《全唐诗》不完全统计,涉及茶事的诗作有600余首,达150余人。

       在唐诗与大唐茶道交相辉映的表征之一是像李白、杜甫、杜牧、刘禹锡、柳宗元,温庭筠、韦应物、孟郊、皇甫冉、皇甫曾、李季兰、皎然、颜真卿、卢仝、岑参、刘长卿、元稹、陆龟蒙等《全唐诗》中一批著名的诗人都有茶诗,大诗人白居易则自称茶人、又留下了50多首茶诗。更有趣的是与茶诗交相辉映的,在剡中就曾出现过“以茶换诗,以诗换茶”的掌故,据说元稹,白居易的新诗一出来就有人把它拿到集市上以换取新茶(黄去根《中华茶文化》,浙江大学出版社)。

        另一表征是唐代茶诗曾出现了五彩缤纷的多种形式:有古诗、律诗、宫词、绝句、宝塔诗、联句;又有各种内容题材形式:有名茶之诗,煎茶之诗,名泉之诗,饮茶之诗,茶具之诗,采茶之诗,制茶之诗,茶园之诗,茶功之诗……正像白居易“或饮茶一盏,或吟诗一章”,薛能“茶兴复诗心,一瓯还一吟。”,形成了“诗文化”与”茶文化”两台大合唱。

       中国茶诗异彩纷呈,既见证了中国茶文化,也造就了诗王国的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三、“茶道创世三人行”——新昌行

       1、皎然上人用剡茶首推茶道

       “道可道,非常道”

       “茶道”有其完整的内容形式,最早见于唐代著名诗人、高僧皎然的《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诗云: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牙爨金鼎。

          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

          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似飞雨洒轻尘;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愁看毕卓壅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在这里,从茶叶、茶具、泡茶、煮茶、茶饮方式、茶境、茶舞……茶道等方面,诗僧皎然已完整地勾画出了茶道的形式、意境与神韵,这里一饮乃养身,二饮乃养心,三饮达到体道悟道的境界,从茶道之源到饮茶修道、饮茶本道(饮茶即道)已系统地道出了中国茶道的真缔,比日本人使用“茶道”一词早了八百多年。

        且不说皎然另有专著《茶诀》,许多专家认为就是这首诗(因为诗是当时的主要文体之一,连唐代科举都考诗文)开启了大唐茶道——中国茶道。因此也有专家认为,“一首诗三碗茶”——《饮茶歌》成就了剡溪新昌成为茶道的源头。

         另有两诗是讲剡中的好茶:

                            送许丞还洛阳

              剡茗情来亦好斟,空门一别肯沾襟。

              悲风不动罢瑶轸,忘却洛阳归客心。

                           送李丞使宣州   

                     结驷何翩翩,落叶暗寒渚。

                     梦里春谷泉,愁中洞庭雨。

                     聊持剡山茗,以代宜城醑。

         皎然在这里都讲到了这儿出产的好茶剡溪茗,剡山茗。

         皎然这里指的剡溪茗,就是产生于剡中,剡东、剡南的好茶,《中国茶诗》作者、中国茶文化专家刘景文在著作第6页即指出这儿的剡溪指浙江嵊县南,即剡南到天台山一带,也即现在新昌一带的好茶。因此,打自中国茶道之始,新昌茶——剡溪茗即已列入茶道祖师予以载道的重任而进行宣传推广。

        它的湖上草堂更像是沃洲精舍边或十九峰的活生生写照:

              山居不买剡中山,湖上千峰处处闲。

              芳草白云留我住,世人何事得相关。

        据记载镜岭镇十九峰下面也曾是一汪秀水,湖光山水,美不胜收。

        从几百年前亦道亦僧亦诗亦茶的支公买山,到几百年后同样亦道亦僧亦诗亦茶的皎然买山,历史是何等的相似!

        皎然,俗姓谢,字清昼,湖州人,祖籍剡县。南朝谢灵运十世孙,是唐代著名的诗僧、茶僧,也是“茶圣”陆羽一辈子的笃友。在《全唐诗》中记载由皎然写的皎然与陆羽关系的诗作就有20首,唐诗人中无出其后者。

       2、皎然上人用“剡东天姥山之道”悟出“茶道”

        皎然能够提出“茶道”不是偶然的,这与他从小儒道佛方面几十年的积累是分不开的。

        而从六朝到盛唐,“昔之关中,今之剡中”;剡溪,剡中一带文风,佛道之风特盛,特别是东晋以来十八高僧,十八名士云集剡中,以天姥山为中心的剡中即包容道教三大福地一大洞天,半径100公里则有十几大福地,几大洞天。宗风悠远,道脉绵长,因此这儿成了当时的文化中心,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剡中现象”或“沃洲效应”。

        皎然也深受这股风气的影响。

        他对以谢灵运为代表的剡中江左文风及支遁大师为代表的般若顿悟极为推崇,他也为“刘阮遇仙”,剡中山水,天姥福地,王母天庭等所吸引,视剡中为“仙源福地”,在此置有草堂,曾数十次来此探寻、隐居、品茗…慢慢的吸收了这儿的“般若仙灵”从而把一碗简单的“茶汤”与这儿最为兴盛的“佛道”结合了起来。

        因此,他用剡茶推茶道,让其沾上“道”之仙灵.又用剡道带剡茶,让高不可测的“道”用“一碗茶”来进行承载,让它走向人间,走向神坛。

        所以他用剡茶载道,推广道;用剡道赋剡茶,让“全尔真”大道走向民间百姓.

       3、为了求道,皎然上人常来剡中

        据竺岳兵先生在《唐诗之路唐代诗人行迹考》的研究,皎然多次想隐居剡中,如《送薛校书还济源》:“禅子还无事,辞君买沃洲”,还有《哭觉上人》诗题下自注曰:“时绊剡中”,说明他一度居留剡中。

        他在剡中期间就像在湖州有“苕溪诗茶会”一样,也有过类似的“茶会、诗会”:“山阴诗友喧四座,佳句纵横不废禅”。

        “觉来还在剡东峰,乡心缭绕愁夜钟。寺北禅风犹记得,梦归长见山重重”,他对沃洲山水魂牵梦萦。在剡中的沃洲、桃源观、水帘洞……等留下了许多诗篇,如《支公》、《晚春寻桃源观》、《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赋得竹如意送详师赴讲》、《西州秦系山人题赠》、《题秦系山句亭》……等许多佳作名篇。他还在水帘庵、桃源观、清虚庵、玉真观吟诗品茗,探仙寻幽。

        可以说,皎然留下了大量有关剡中的诗篇,这是他到剡中,来求仙问道、品茗论佛、禅学悟道的最好例证。正由于其时的剡中有以天姥山——王母娘娘的行宫及诸多道家福地,这样的“道脉气象”以及六朝江东文学、佛玄般若学的中心,这儿也形成了唐代诗人,唐代茶人的灵感之源(特别是茶道形成以前)……天姥山、沃洲山成为唐诗之路圣地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4、“陆李情缘”与“茶道三人行”

        讲茶道肯定离不开“茶圣”陆羽,陆羽是中国茶学的奠基人,集大成者。但讲陆羽终离不开皎然上人。皎然是陆羽交往时间最长、情义最深远的良师益友,其友谊之深厚甚至达到了生相知、死相随,生死不渝的超然境界。陆羽到湖州后即受到皎然的关照,在皎然的帮助下,陆羽才得以在妙喜寺“结庐苕溪之滨”闭门写书,另外也是在皎然的倾力帮助下,在顾诸茶场有一系列实验活动,陆羽的《茶经》才得以在公元780年付梓。他们俩40多年的友情成了千古佳话,并且皎然是一个完全不计名利的高僧,他早已到了戒定慧的超然境界。

        无疑陆羽的《茶经》是唐代及以前有关茶叶科学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系统总结,是陆羽笃身实践,身体力行,取得茶叶生产、制作、加工、品饮的第一手资料及其汗水的结晶,谁也替代不了他对茶学、茶业的开创之功。不过,不可忽视的是,在陆羽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位默默无闻的影子巨人。

        这就像一提马克思主义,我们除会想到马克思以外,也会想到恩格斯、列宁的伟大贡献。提到大唐茶道我们自然会想到陆羽、皎然、李季兰、卢仝等同样是一些辉若巨星的名字。

        提到陆羽,我们还自然会想起陆羽一生中可能也是仅有的红颜知已——女诗豪、女道士李季兰。

        李季兰,原名李冶,生于唐玄宗开元初年,浙江吴兴人,她姿容秀美,神情潇洒,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其诗笔力矫亢。词气清洒,落落有名士之风,可谓唐代第一才女。当时道教被尊为国教,全国道观大兴,11岁时李季兰即被其父送到剡中——即新昌的玉真观作道士。盛唐时全国有道观1687座,道人数以万计,“学而优则道”也是当时的时尚。

        据《唐才子传》所载:“(李冶)往来剡中与山人陆羽、上人皎然意甚相得。”由此证明,陆羽与李季兰经常往来“剡溪幽会”。他们两人经常煮雪烹茶,对坐品诗,其爱恋之情可以从李季兰赠陆羽的《湖上卧病喜陆鸿渐至》为证;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

        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这首诗甚至被排在《全唐诗?李季兰》之卷首,如果是一般的感情,李季兰小姐不可能写出“欲语泪先垂”这样的诗句,两者的爱情可见一斑。

        同样,有陆羽的为数不多的情诗为证:

会稽东小山

        月色寒潮入剡溪,青猿叫断绿林西。

        昔人已逐东流去,空见年年江草齐。

        陆羽是个非常钟情的人,在公元784年李季兰因写诗无端获罪被德宗所杀后,陆羽在精神、思想、感情上都受到了沉痛的打击,促使他离开了已居住20多年的古越大地,来到了人地生疏的上饶。

        据《中国茶诗》作者刘景文研究,绿林西就是指剡溪两边的茶林。我们可以想像陆羽在撰写《茶经》时绝不是简单地在公元769年来新昌、嵊州一带考察,而是由于李季兰在新昌玉真观,他经常会情不自禁地往来于剡中新昌(那时从湖州水路坐船到剡溪也方便)。更有专家考证,陆羽是一个用情至深大喜大悲大彻大悟有血有肉的奇人,他利用舟船十几个小时经常往来于剡溪、玉真观,是为了感情,也为了茶业,即使是“虎狼挡道,冰封千里”也会毅然前往。

       “茶圣”陆羽在《陆文学自传》中云:“……往往独行野中,诵佛经,吟古诗,杖击林木,手弄流水,夷犹徘徊,自曙达暮,号泣而归。”这种情感绝不是“采茶之艰辛”,而是与李季兰的相思之痛苦才可以理解。陆羽不是铁人,他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凡人。更有人考证,陆羽小时候曾被龙盖寺的积公送到李季兰家里,由李公收养,别名季疵,与季兰青梅竹马,从两三岁一直相伴到七八岁,后因李季兰父母要回浙江湖州,陆羽才再回龙盖寺。当陆羽24-25岁到浙江后再认识李季兰时,两人都已成了热血的青年男女,加上李季兰父母早亡,陆羽又是孤儿出身,他们俩又成了唯一的亲人。因此陆李情缘非寻常爱情可比。我们完全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认识陆羽生活的另一面。

        俗话说:“爱情是灵感之源”,我们不能说陆羽《茶经》的军功章里有李季兰的一半,但陆羽肯定也从与李季兰的爱情与道家学问中得到过快乐、知识与灵感,茶道文化一开始就与佛道相关,皎然的佛、李季兰的道,陆羽的儒,三位一体。他们在剡中、剡溪、天姥山等的品茗交流,成就了陆羽的《茶经》,使陆羽的茶文化更多地受到了来自李季兰道家文化的影响。

        且看南国嘉木著的《茶经新说》有关陆羽的生平大事记:

        公元758年,26岁的陆羽遇见了皎然。

        公元760年,28岁的陆羽与皎然结成“缁素忘年之交”。

        公元763年,31岁的陆羽认识李季兰。

        公元765年,33岁的陆羽写成《茶经》初稿。

        公元769年,37岁陆羽专门考察剡溪,在绍兴督制“越江茶”

        公元773年,41岁的陆羽设计了由颜真卿题名,皎然赋诗的“三癸亭”。

        公元774年,陆羽参与的由50多名文人合编的《韵海镜源》完成,陆羽从中吸收了中庸、和谐的思想融入茶文化中。

        公元775-779年,《茶经》遂成定稿。

……常与皎然、李季兰吟诗作赋……

        公元780年,48岁的陆羽在皎然等人的帮助支持下,呕心沥血几十载的《茶经》正式付樟。……同年,陆羽再访李季兰……

        尽管我们不敢苟同南国先生关于陆羽、皎然认识时间的具体考证,但从其历史脉络上我们可知,陆、李、皎的关系非同一般。

        著名茶文化专家王玲教授在《中国茶文化》一书中认为:中国道家茶人首推李季兰,佛家茶人首推皎然。“……一僧、一道、一儒家隐士共同创造了唐代茶道格局”。

        而由于李季兰从11岁起即出家在新昌的玉真观,加上剡溪、石城山、沃洲、天姥山的六朝“剡东现象”与“唐诗之路”效应,皎然经常带高僧、诗人、茶友来剡中、玉真观等聚会,并以“剡溪茗”打头阵首次推出了“茶道”学说,另外也使陆羽在这里获得了巨大的动力与灵感,因此,剡溪、剡中之沃洲,天姥山、玉真观、石城山、新昌江、澄潭江、十九峰等亦是大唐茶道——中国茶道的源头或重要发源地。

        可以说,如果把陆羽比成茶道之“茶圣”,则皎然、李季兰就是茶道的亚圣、季圣,从“茶道文化”角度(不是从茶学、茶业角度),陆羽是茶神,而皎然、李季兰与之相较也并没有多大逊色,再从“茶道”角度看,实际上是作为当时中国第一诗僧、茶僧的皎然与作为道家第一高士的女中诗豪李季兰和陆羽一起奠定了大唐茶道的“圣”者地位与格局,因此“茶道”之“茶圣”是一个三人组合的团体,集中反映了“佛道儒”或“佛道儒茶情”的完美结合,也或可以称皎然为中国茶道之祖,陆羽为 “茶道之神”,李季兰为中国茶道之仙,三者组成了第一轮大唐茶道的“三人行”。这个“三人行”的第一回演出恰恰是在作为当时的佛道中心、唐诗圣地、六朝遗风、神话仙境的剡中——新昌开始演义的。

       笔者丝毫没有贬低陆羽《茶经》的意思,他的《茶经》当然是中国第一部茶学百科全书,但里面对“茶道”的精神升华与顿悟在“茶之饮”、“茶之事”中似乎并没有系统论述,也没有提出系统的“茶道”概念。尽管其《茶经》中不乏佛、道思想,但它并没有提出完整的“茶道”定义,甚或是没有把茶道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这一步工作应该说是由皎然、卢仝等人完成的。可以说在茶叶的考证、生产、加工、茶具、茶水、茶饮、技术及艺术等方面,陆羽之《茶经》实为万世之功。但在茶道文化上,尽管陆羽也提出了“精行俭德”的茶道道德观,在饮茶之道上也是前无古人,但在饮茶修道,特别是饮茶即道方面仍然是不够的,相反,皎然上人在这方面有大量的独创。因此,把“茶道”而不是茶学、茶业的创世之功归于陆羽一生最要好的挚友——皎然上人。笔者想,茶圣陆羽地下有灵也会含笑九泉的。

       作为剡中新昌可能更应该谢恩“谢家”——由于谢灵运开辟了谢公道及开创了中国山水诗画,引来了诗仙李白等一大批唐诗大家,成就了唐诗之路……?,同样谢灵运的十世孙谢清昼—皎然又为新昌人民带来了“茶道之源”这笔无形资产,两位谢氏伟人对新昌正是恩情如山了。他不但赏剡茶、品剡茶、馈剡茶、咏剡茶、赞剡茶,还给剡茶委以开创“中华茶道”之重任.同样,他还借助新昌山水文风,支公般若、天姥王母、刘阮仙源、道脉福地,学剡道、悟剡道、用剡道,把剡茶与剡道结合起来,开创了前所未有的中华茶道,可谓功德无量矣!

        四、新昌——“中国茶道之源”的十二大理由
       
        (一)魏晋六朝文化之中心

        魏晋六朝动乱不止,特别是北方地区曾有“五胡乱华”晋室南迁后,名不见经传的剡中由于特殊的文化环境,使中原望族纷纷迁移到此,其中谢王家族便是例证。特别是以王羲之、孙倬为首的十八名士在剡溪上游的沃洲山游憩论道、结庐讲经,成了与战乱不止的中原相对照的一方净土,从而沉淀了魏晋风骨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六朝文化学术中心。

        魏晋六朝尽管“国不像大一统之国,朝不像大一统之朝,”但是其魏晋风骨还是深深影响了隋唐文化,可以说它是隋唐文明特别是大唐文化大放异彩的基础,因而有人曰:昔之关中今之越中剡中,不无道理。越中、剡溪文化对隋唐文化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其创造的“剡中效应”、“沃洲现象”可以说是大唐茶道的基因与源泉。

        (二)首开“佛茶之风”之先河

         以王羲之为代表的十八名士对应的是以支道林、竺道潜等为首的十八高僧。他们也曾在沃洲、石城、兴善寺一带品茗悟禅,是浙江最早的佛教文化传入的肇始者。石城寺(现今大佛寺)中的石弥勒像号称江南第一大佛,为继新疆公元200年克孜尔石窟与公元366年敦煌莫高窟之间又一石窟高峰,又称越国敦煌。支道林、竺道潜、智者大师都是当时名震朝野的高僧,正是在这里他们成功地完成了佛教的中国化。

        竺道潜、支遁、昙光、道献、不仅开辟了浙江佛教之事业,而且他们煎茶品茗,探究佛理,清谈佛玄,开创般若宗奥义、形成了“佛茶之风”,开启了唐代佛茶茶道之先河。为何茶僧皎然能首先感悟到茶之“道”之“禅”境界,最先提出“茶道”,一方面与他推崇这股江左文风,信仰支公般若宗奥,另一方面也与他继承了这种“佛茶之风”是密切不可分的,且不论陆羽早年也受过佛门教诲,皎然更是长来剡中,又同处浙江,接受“佛茶之风”的时时熏陶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必须指出的是这种“佛茶之风”还影响了国外,日本茶道就是通过“佛茶之风”从余杭径山寺、宁波天童寺、天台的国清寺学成带回去的,尽管这已是几百年以后的事了。

        支遁、竺潜、昙光等高僧当是“佛茶之风”的倡导者、实践者,智者大师更是往返于天台山与石城大佛寺之间,“尝以茶供佛,参透茶禅一味”,可以说是“禅茶一味”的领袖。石城大佛寺亦有施茶僧,煎茶品茗,畅谈佛理是他们的常事……

        由于当时剡中石城寺在全国佛学界的地位,支遁、竺潜、昙光、智者大师等佛界宗师在这儿开创的佛茶之风,形成的六朝茶文化圈,支公佛茶效应,深深影响了后来的皎然、陆羽、卢仝、皮日休、陆龟蒙等茶道大家。

        (三)首创“道茶文化”之气象

        新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自古以来道源深厚,道脉绵长。早在魏晋之时著名高道如葛洪、许迈、顾欢、褚伯玉、王羲之等来此炼丹修道,唐代上清派名道司马承祯、吴筠、贺之章、李白等也相继入剡寻经修道,道观遍布剡中,洞天福地亦有第十洞天、第十五、第十六、第六十福地,非它处可比。加上剡溪亦为著名茶叶种植基地,与这儿的唐诗文化、名仕文化、佛教文化相对应也成了浙江道家文化的圣地。他们把道家的许多理念、精神与茶文化结合,开创了中国“道茶文化”之气象。

        女道士李季兰更是直接影响了陆羽《茶经》的思想内容,充实了大唐茶道文化中“道学”的元素。唐时的很多道观大多在各名山胜地,环境幽清宜于茶树生长,凡是有道士、道观之处,均为盛产茶叶之地。因此栽茶品茗、煮茶炼丹、待客吟诗、论茶修道,自然成了道士们每日的必修课。李季兰与陆羽、皎然在剡中无数次聚会、品茗、吟诗论茶自然成就了“茶道”精神与艺术无数次的头脑风暴会,来新昌的众多道士们也丰富发展了由他们点燃的大唐茶道的圣火。新昌的“玉真观”成了唐时不亚于青塘别业、苕溪之滨的“玉真观品茗会”,只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部分正史规避了陆、李爱情之交往。陆羽自己在自传中也有意识地把它隐藏起来,但仍然时不时地还会流露出来,李季兰则相当勇于表达而已。

        (四)“唐诗之路”的精华催生“儒学茶道”

        据竺岳兵先生统计,《全唐诗》2200余人中的13%,共278人到过剡溪、沃洲、天姥,或与剡溪、沃洲、天姥、会嵇、镜湖相关,从而形成了“唐诗之路”文化现象,而且这278人多数是唐代诗坛上的杰出人物。诗与茶是唐文化中的两朵“奇花”,他们互为影响,据专家考证与剡溪“唐诗之路”有关的诗人中,有像李白、杜甫、白居易、元镇、刘长卿、皇甫冉、刘禹锡、罗隐、齐已、贯休、皮日休、陆龟蒙等许多著名诗人,他们对茶文化有所探讨,亦留有茶诗名篇,白居易一人就有50首,可以说这里也是是名副其实的“儒学茶道”、“儒茶文化”或“文士茶道”的发祥地。

        (五)是“相对封闭、闲隐宁静”的一方净土

        “剡”古人云两“火”一刀即为“逃”,是自古的谶语,本来这就是逃避战乱的一方净土。儒家之“德意美”,道家对生命感悟之“生命美”,佛家对心物感悟之“禅意美”,只有在这样宁静、闲隐、和谐的环境中才能产生皎然“茶道”丹丘羽化一样的灵感来,才能使剡溪、剡中成为六朝大唐“隐士风韵”日盛的圣地。

        (六)美丽的山水是催生“灵感”的灵丹

        “明月照积雪”、“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斑竹烟深越鸟啼”……“湖上千峰处处闲”,美丽的山水才能长出美丽的好茶,才能激发茶人、诗人的激情,才能有美好的心情。因此,沃洲山、天姥山、十九峰等剡溪上游的万千风光即激发了成群结队的诗人为之入迷,也激发了亦诗亦茶的皎然、陆羽、李季兰,这也是茶道产生的催化剂。一方净土,美丽的山水,成就了壮游、隐游、宦游、避乱游、神仙游、考察游、追风游……成了千年的前所未有的灵感热线、旅游热线,茶道灵气。特别是皎然,他从来就推崇其先祖谢灵运在这儿开创的“山水文风”,这儿是他茶道的灵感之源。

       (七)感情文化是茶道的妙药

       情感——有爱情、友情、佛情、士情、道情、诗情、茶情……兄弟情、战友情、师生情——各种各样的感情,前面已经讲过像陆、皎、李之感情文化,十八高僧、十八名士之学术情感,李白追梦谢、王之山水情缘都是催生“茶道”文化成熟的元素。

       有一首诗讲述了皎然寻陆羽不遇后的心情:

         何山赏春茗,何处弄春泉。

         莫是沧浪子,悠悠一钓船。

       另有一首诗也讲述了皎然寻陆羽不遇: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

        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

       有道是皎然寻陆羽不在家,大有埋怨陆羽“重茶轻友”之感,原来陆羽去剡山山后与李季兰约会去了,……陆羽归来时,带着满脸的快乐与兴奋……我们现在认识的陆羽往往把陆羽神话了,好像陆羽只是一个埋心茶业科学的科学家,从来不入人间烟火,其实陆羽也是人,他还由于貌丑口吃,还有心理障碍,但其内心绝对是一个有血有肉充满感情激情的人……陆羽的“茶神”地位也是死后的晚唐在被人们认可的……。因此陆羽有感情,向往生活我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八)“神仙文化”是“茶道”顿悟的一种境界

       新昌自古是“神仙故事弥漫之地”,我国最古老的爱情神话故事“刘阮遇仙”——《刘阮入天台》就诞生于天姥山脚下。这个故事引来无数文人雅士来追寻探究,皎然祖先谢灵运开道寻仙,李白效谢探仙等故事给皎然、陆羽也会有启发。

        特别是皎然有一首《饮茶歌送郑容》:

        丹丘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

        名藏仙府世莫知,骨化云宫人不识。

        云山童子调金铛,楚人茶经虚得名。

        霜天半夜芳草折,烂漫缃花啜又生。

        常说此茶祛我疾,使人胸中荡忧栗。

        日上香炉情未毕。

        乱踏虎溪云,高歌送君出。

        他认为茶有仙灵,藏之仙府,人不能识,唯有云山童子才常调金铛煮饮。皎然悟出茶不仅可以除病去疾,荡涤人心中之忧患,而且会踏云而去,羽化成仙。

        除刘阮遇仙外,天姥山之王母娘娘更是中华神话传说中的最高天神,王母娘娘手下的神仙故事数不胜数,天姥山就是王母娘娘的行宫与琼台瑶池,固此对茶道文化之羽化成仙更是一种吸引力。

        (九)剡溪是“名士文化”的集散地

        剡溪、沃洲、天姥,不但是高僧、高道、诗人、茶人们的集结的地方,也是山水诗、山水画的发祥地,这儿集结的有书法家、画家、诗人、散文家、道士、高僧、政治家、旅游家,同时又是温台去中原,金华去宁波的商旅驿道与官道,因此也是有名的江南瓷茶之路、中日茶叶之路(越州瓷冠天下,天姥山、天台山茶种还远传日本),在沃洲湖、剡溪边的“剡茗峰会”、“沃洲峰会”或“清谈品茗”,不亚于湖州的“苕溪风会”,其规模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它是1200年前的“沃洲文化论坛”(就像达沃斯经济论坛一样)。因此,它又是“名士茶道”的源头之一。

        (十)越州的瓷茶本身质量为全国之冠

        陆羽曾指出:越州的瓷与剡溪的茶叶都为国之上品,尽管没有具体指出剡溪新昌的什么茶。古越州一带当是全国的瓷业中心,从剡中、天姥山、天台山带出的茶种更形成了“中日茶叶之路”。可以说新昌嵊州一带自古都是名茶的生产基地,这儿的气候、环境、丘陵特别适合于名茶的生产。因此这儿不像北方京城长安,尽管可能其儒道佛等文化比剡溪还要深得多,但它不产茶。天姥山下,剡溪两岸满山都是茶园,加上前面的佛学之风,儒茶之风,名士之风,隐士之韵,爱情之风,神仙之灵……自然而然地在这儿展开了中华茶道之先河——中国茶道之花。

        可以说从十八名士、十八高僧形成的六朝“剡东现象”到皎然、陆羽、白居易唐代饮茶之风……即以谢王为首的名士集团;竺道潜、支遁、皎然为首的僧侣集团;李白、杜甫、白居易为首的诗歌集团;葛洪、李季兰、司马承桢为代表的道士集团;陆羽、皎然为代表的茶叶集团;骆宾王、柳宗元、刘禹锡为代表的官员集团……几百年前赴后继在这儿进行“文化热核反应”或“文化气旋的旋转”,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召开了前后几百年的“剡溪文化论坛”、“沃洲头脑风暴”,才在这儿结晶出“中国茶道之花”这一大唐文明的美丽花蕊或花朵,后来又通过文学茶诗发扬光大了“大唐茶道”文化。

        (十一)新昌天姥山是国际茶叶之路的发祥地

        有明确历史记载的国际茶叶之路起源于天台山——日本。公元803-805年,最澄和尚来天台山学佛学茶,期间几次路过天姥山石城寺去绍兴、上虞交流佛理,可以说是他带去了最原始的茶籽及茶文化(尽管日本正式从中国引进茶文化到形成茶道是几百年以后的事了,看来也缺少般若顿悟)这条路某种意义上比茶马古道还早。众所周知,天姥山与天台山一脉两山,加上东阳,磐安的茶叶也通过此地运到宁波(明州),因此这儿也是茶叶之路的发祥地。

        且看国际茶叶之路的历史轨迹:

        1、公元803-805年,最澄和尚把中国茶种与茶文化从天台山、天姥山带回日本,开辟了国际茶叶之路。      

        2、850年阿拉伯引入中国茶叶

        3、1559年丽阿拉伯人把茶叶带到威尼斯

        4、1618年礼茶送俄罗斯

        5、1773年英国颁发《茶叶税》

        6、1774年波士顿倾茶事件

        7、1775年美国因茶叶爆发独立战争

        8、1801年英国进口中国茶

        9、1840-1842年茶叶与鸦片战争

        10、1848年印度引入两万棵茶树、1.7万颗中国茶籽

        (十二)剡溪天姥山也是“大茗”野生茶的发祥地

        现在中国学术界有一派认为江南小叶种茶叶不一定起源于云南、四川之大叶种,中国茶叶很可能有多个起源。据《搜神记》载:虞洪入四明山,得到仙人指点,采的“大茗”……此“大茗”即野生茶;天台山更是有“丹丘姥茶园”的故事。切不说新昌有江南唯一硅化木公园(西南重庆除外),也是刘阮采药及王羲之炼丹采药的地方,其药中必有山茶,故此,地处四明山、天台山的剡东新昌一带也是“大茗”野生茶的发祥地。

        五、中国茶道之风“风暴漩涡”发祥图

        而从更大的历史背景来看,只所以在盛唐能形成中国茶道,一则是魏晋玄学兴起,清谈之风日盛,清谈需茶,茶从药变为饮;二则江东以支、竺为代表的佛玄学派,揉合了佛道儒几百年的争论,开创了佛玄一体的般若哲学,为大唐茶道提供了理论根据;三则与大唐盛世、朝廷宫廷品茗之风及唐政府于780年下诏征天下茶税,茶业正式成为政府倡导重视的产业,后又搞斗茶赛、贡茶院……遍布全国各地的大面积茶叶种植业,大唐瓷业的茂盛等都与此是分不开的。我们又可以由此归结出:魏晋南北朝的清谈之风,江东的佛玄般若之风,以茶代酒饮之风、政之风、盛世之风、宫廷之风……茶业种植植之风、唐瓷瓷之风都是大的时代背景……加上盛于新昌的诗之风、剡中山水美之风、陆李情之风、名士之风、游之风、隐之风等,几十股风暴风云汇集于此,只不过这一轮茶道风暴、茶道之风刮起的“文化漩涡”在剡中新昌罢了。一轮轮的“唐诗论坛”、一次次的“沃洲茶话会”在这儿召开,从而形成了“唐诗之路”与“大唐茶道”这两朵最美丽的文明花朵。

        六、“大唐茶道”风起云涌图

        正是这些风暴在剡溪上空、沃洲山、石城寺、天姥山下(天台山旁)形成了强大的“风暴漩涡”或强烈的“文化气旋”,它像“空气陀螺”一样高速旋转,像12级台风一样向西北方向前进,刮到了湖州→扬州→长安→宫廷→……全国,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大唐茶道。

        尽管最后高举茶道圣火火炬的是陆羽,但我们认为围聚于剡中的六朝文化、佛茶之风、唐诗之盛、道茶之韵、名士文化、山水文化、神仙文化、皆是“大唐茶道”的直接养分,支遁、皎然、李冶则是大唐茶道圣火的“点火者、引火者”。尽管陆羽在湖州写成《茶经》,但从“茶道”形成的前因后续分析看,其时的剡中、剡溪绝对亦是可以与湖州比美的圣地,某种意义上茶道营养之丰富,环境之优美和谐,是称为“茶学圣地”的湖州也无法比拟的。作为“茶道”两字及其后来的茶道文化(而不是茶学茶业)主要火种是从称为剡中的新昌并由皎然大师用剡茶、剡道来点燃的,而支遁、李季兰提供了燃料与火炬,这就像尽管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俄国建成,但德国却是马列主义的故乡、发祥地一样的道理。尽管吴兴的青塘别业、苕溪之滨更是茶道圣地,但当时的湖州尚没有新昌这样的晋之风、佛之风、道之风、诗之风、画之风、隐之风、灵之风、美之风、仙之风、净之风、般若之风……特别是六朝的湖州无法与越州、剡溪拼比清谈之风,般若之风,佛茶之风,而这恰恰是产生大唐茶道的基础与灵感之源。苏州、扬州、长安、洛阳更是“大唐茶道”光大之地,但“茶道圣火”是从沃洲山、十九峰、天姥山点燃的,“茶道之台风”是在剡溪两岸、沃洲湖畔、大佛寺、天姥山、十九峰之鼎形成“文化漩涡”或“茶道气旋”再刮向那里的!从茶道形成以前的茶脉源头看,“天姥唐诗大会”、“沃洲茶话会”、“玉真观品茗会”、“剡溪诗茶大会”,可能比“苕溪峰会”、“青塘诗歌会”还要气魄、因为其时李白、杜甫、孟浩然、刘长卿、朱放、皎然等一大批一流大家云集于此,名诗放光彩的同时,四名山、天姥山茶香同样大放异香(陆羽推出《茶经》后文化中心转移到了长兴),故此,这也许是沃洲六朝风骨唐诗之路得出的第二个“硕果”。

编辑: zsy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