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茶道文化
谢灵运之山水茶道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陈 放 谢作为   2011年06月08日17:12:05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谢灵运是一个才华横溢、标新立异的士族文人。他开创了山水诗派,震动了华夏诗坛,堪称中国山水诗派的鼻祖。《宋书》卷六十七《谢灵运传》记载:“每有一诗至京邑,贵贱莫不竞写,宿昔之间,士庶皆遍,远近钦慕,名动京师”。可见,谢灵运的山水诗体影响着当时的整个文坛。直到如今,大量的山水诗以其巨大的生命力而熠熠生辉。

        一提到谢灵运,人们往往想到他给后人留下的山水诗,并且沉浸在他笔下所描绘的秀美山水,以及山山水水所透露出的种种感慨和人生哲思。今天探讨的是谢灵运与茶的情怀与因缘,这里不得不提到有“中国茶道之父”之称的皎然,谢灵运的第十世孙,爱茶入骨的茶僧,皎然曾经对他的先祖倍加推崇,认为他“笈通内典,心地更精,故所作诗,发皆造极。得非空王之道助邪?”,“上蹑风骚,下超魏晋”,乃“诗中之日月,安可扳援。’又言“为文真于性情,尚于作用,不顾词彩而风流自然。”,再如“惠休所评‘谢诗如芙蓉出水’,斯言颇近矣。”因此,谢灵运与茶缘的研究不可忽视,以下就几个方面与读者共享。

        第一,秀美烟雨江南有个“家”

        东晋之时,孙绰、王羲之、支遁等前辈名流,曾先后会聚剡中。他们徜徉于这个丘陵水网纵横交叉的山水胜地,不但惊异地发现了这里钟灵毓秀所特有的自然美,而且这种大自然蕴藏的山水美,正和当时他们回归自然、企求超脱的心灵相契合。当然谢灵运也不例外。可以说,江南的气候温润明秀, 云遮雾绕,使得植茶养茶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优势。

        谢灵运出身望族,父亲谢焕曾任秘书郎,祖父谢玄,即是被封为康乐公的东晋车骑将军,曾祖父谢奕,就是谢安和谢石的同胞兄弟。这是一个在晋朝世代做官的家族。这个家族因在淝水之战中击败了苻坚百万之众,从而在社会上留有很高声望。到了谢灵运,他仍在始宁(介于上虞、会稽、剡三县之间),拥有一座巨大庄园,它的范围不小于10平方公里。在始宁县南部的居地叫南山,也叫“南居”;另一处在南山以北,叫北山,也叫“北居”,两居总称“始宁墅”。故里远山连绵起伏,近水曲折清幽。这绝不是一般所谓别业或其它闲居住所,谢灵运在他的《过始宁墅诗》这样纪录道:

束发怀耿介,逐物遂推迁。

违志似如昨,二纪及兹年。

缁磷谢清旷,疲薾惭贞坚。

拙疾相倚薄,还得静者便。

剖竹守沧海,枉帆过旧山。

山行穷登顿,水涉尽洄沿。

岩峭岭稠叠,洲萦渚连绵。

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

葺宇临回江,筑观基曾巅。

挥手告乡曲,三载期归旋。

且为树枌槚,无令孤愿言。

        全诗分三个层次,“束发”句至“还得静者便”为第一层,反复剖陈心志;“剖竹”句到“筑观基曾巅”写过旧宅,理旧居,写景状物,复萌归隐之志;“挥手”以下表明一旦任满,将遂隐遁故乡的初衷。如其《山居赋》自注所云:“故选神丽之所、以申高栖之意,经始山川,实基于此。”全诗明白如画,并无幽愤之意,而后世之注释者偏将这最后四句给曲解了。《文选》李善注云:“《左氏传》曰:初,鲁季孙为己树六槚于蒲团东门之外”。杜预(注)曰:“槚,欲自为榇(棺木)也。’吕向注曰:‘枌槚,木名。谓乡人云:为我树此木于坟之上,无令孤(辜负)我所愿之言。”……由于前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对枌槚作了错误的注释,逐使后人秉承其言,将全诗解为“幽愤”之作。“且为树枌槚”竟被认作:“预想归隐之日,枌槚已可作为棺榇,用以收葬自己了”。其实,“槚”有两义,一为山楸,可作为棺椁之用,或植于墓前;而本义则为“苦茶”。灵运诗中之枌槚乃指槚之本义。即请乡曲在始宁遍植枌(白榆,后被借指故乡)和茶树,可供他归隐后观赏和烹饮,由此亦足见谢客对茶喜爱之深。

         第二,大名鼎鼎“龙井茶”的创始人

        唐代诗人张籍《送越客》诗也云:“见说孤帆去,东南到会稽。春云剡溪口,残月镜湖西。水鹤沙边立,山鼯竹里啼。谢家曾住处,烟洞入应迷。”可见,该始宁墅绝对是一宝地。尽管我们已不能辨认出当年的规模,但人面虽非山川依旧。这一带依山傍水,今有居民一百七十余户,均以产茶为业,其中龙井茶名闻遐迩。

        而龙井茶籽据说是谢灵运在下天竺一带翻译佛经时,从狮峰带来茶树种子,在家乡开始种植栽培的。谢灵运及其助手打通天姥岭是家喻户晓的事,而且他又曾任永嘉太守,想必多次往来天台与天姥山之间,又从天台山引入茶种。因此在他这个优美广阔的始宁墅一定也会留下茶的痕迹和扑鼻而来的茶香味道。

        第三,借山品水以悟道

        由于偏安心态的影响,一些文人政客开始从物欲的满足转向了重视平和宁静精神境界的追求,加上谢灵运在政治上的失意,寄情于山水,在山水中排忧解闷,在品茶中寻找心灵的超脱。当是谢灵运心灵上的必然寄托。《宋书?谢灵运列传》描述他这一时期的生活时说:

        “寻山陟岭,必造幽峻,岩嶂千重,莫不备尽。登蹑常著木履,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去其后齿。尝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从者数百人。临海太守王琚惊骇,谓为山贼,徐知是灵运乃安。”

        看到这种壮观的场景,可知谢灵运在此时此刻完全融入了秀美的江南河山,游一座山,翻一座岭,越一条河,闻一路茶香,充分显示了他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生命感慨的追求。同时,谢灵运推崇“山水神丽”的观念,既不是万物有灵论,也不是山水崇拜,而是对山水的空灵趣味的深入发掘。山水之空与性情之空没有什么不同,性情也就可以在山水的神奇瑰丽、虚静空明中高栖。他以探险家的热忱,文学家的豪放,哲学家的玄远,在山水游历中袒露性情,讴歌自然,享受和陶醉浑然忘我的浓酣趣味。而茶是性情提升和升华的载体,它的性情与山水之空明融为一体。因为好山好水出好茶,自然流露的茶香绝对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惠和施与。据专家考证,支公买山隐居,养马放鹤,采药品茗,煮茶神风也深深影响了谢公。可见谢灵运的哲思情趣离不开对支遁生活理趣的仰慕和敬仰。

        第四,“茶风吹过,玄道飘香”

        魏晋时期,士人尚清谈,好究玄理之深奥,以茶佐谈渐成世风。桓温系朝之重藩,陆纳乃时望所重,二人待客均只用茶果,陆纳视茶果清晏为“素业”,谢安前来拜访,其侄自作主张,盛陈珍馔,谢安离去,陆纳杖其侄,责之曰“奈何秽吾素业”。原来两晋时期的士族政治上腐败,生活上奢靡,以茶果待客,无疑是有识之举,亦可视之为浊流之中的清风。“清风徐来,茶风初起。”但从总体上来讲,并不是士族人士对奢靡进行了反思,而是士人多尚清谈,谈玄成为品鉴人物的一项重要标志。言入玄境之后,穷究哲理,互相质难,纵论弥日,至晓不眠。以一盏清茗佐谈,即可“提神”,又能“生津”,所以清谈家也就和茶结下了不解之缘。茶谛蕴含了人生的玄理,悟透玄中的苦寂。

        由于老庄玄学思想源远流长,谢灵运作为刘宋时期的名士代表之一,自然受玄学影响颇深,他沉缅于玄学清谈,与清谈家共同探讨玄理,以玄论人生哲理。虽然受到高贵的身份和孤傲的个性限制而交友不多,但交往层次颇高,和当时颇有名士习气的刘裕次子庐陵王刘义真、名士颜延之以及僧人慧远等交谊颇深。他们在一起谈玄说理,饮茶品道。谢灵运曾经加入慧远大师东林寺的“白莲社”,并且成为灵魂人物。他以心静修行,结社会友;而且还出资修筑莲池,植上白莲,以莲“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夭”的高洁品质表崇敬之意。白莲社是慧远大师组建的茶社组织,是为名士们提供了更大的交流平台和精神空间,使他们更有机会在茶会中感受玄学和佛理,并提升他们的哲思境界。

        第五,玄言山水,般若性空

        谢灵运出生后不久,父亲谢焕去世,由祖父谢玄送往著名道士杜明执事的道观中寄养。杜明对灵运要求十分严格,不仅教他强身健骨之术,而且十余年如一日,耐心辅导他学习佛、道两家的经典著述。长于道教氛围中的少年谢灵运还对佛学产生了一定的兴趣。同时,在他中年政治不得意的情况下,谢灵运一而再、再而三开始了隐士般的田园式生活,这种生活给了他足够的闲暇时间博览群书,精研佛、道两理、参与修行,为往后的钻研和注释佛家经典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

        首先,支遁的般若学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谢灵运的思维方式。后道生也以般若思想而立佛性论、顿悟说,受到整个佛学界的排斥,谢灵运挺身而出,撰《辩宗论》,用般若空宗的层层否定的方法为之作证。他还著有《般若经注》,为后人所称道,并引之为用。隋朝高僧智者大师《般若玄义》中有引用,唐初僧人道世将谢注收入《集解般若》,可惜未能存世。如今仅能从《文选》李注、明成祖朱棣《金刚经集注》中见到一些谢著片断,可以证明他受般若思想熏陶很深。

        其中般若观空即“缘起性空”观。谢灵运解释“缘起”之理时,曾说:“散则为微尘,合则成世界,无性则非微尘、世界,假名则是微尘、世界。”根据缘起观,微尘、世界都没有实在性(即非法),但有显现(非非法),所以不能说是“有”或“无”,这就是“性空”:“非法则不有,非非法则不无,有无并无,理之极也”。世界与心灵,体性都空。他由此得到的结论是,“理不可越,但当如佛所教而安心耳”。这种主张观照到心灵的空性,获得解脱的说法,在他的山水诗就有所展现。

        其次,谢灵运的山水诗前期受支遁玄言诗的影响很深,但他还认为玄应有情,寓理于情,应结合往日玄学理念,融入了般若色空不二观,使得诗歌神形兼备、意境高邈。这就是他的“理趣”革命,反驳了陆机在《文赋》中提出的“诗缘情而绮靡”的主张,而认为理更深沉:“理感深情恸,定非识所将”。他追求的是“真知”、“寂照”,以及“虑淡物自轻,意惬理无违”的境界。因而,谢灵运强调的“理趣”,比“去饰取素”对后人的创作和生活情趣影响更大。

        佛教崇尚饮茶,有“茶禅一味”之说。“禅”意为“静虑”、“修心”。茶之作为饮食在寺院里盛行,是它能修心悟性,以追求形而上的心灵净化,对自然的感悟和回归,在静思默想中,达到真我的境界。禅的意境多少和茶的精神意趣相通,茶的清净淡泊、朴素自然、韵味隽永,恰是禅所要求的天真、自然的人性归宿。

        佛教在茶中溶进“清静”思想,茶人希望通过饮茶把自己与山水、自然融为一体,在饮茶中得到美好的韵律、精神开释。在茶中得到精神寄托也是一种“悟”,说饮茶可得道,茶中有道,佛与茶便连接起来了。茶与禅有相通之道,均重在主体感受,非深味之不可。饮茶需心平气静地品味,讲究井然有序地啜饮,以求环境与心静的宁静、清静、安谧。参禅要澄心静虑地体味,讲究专注精进,直指心性,以求清逸、冲和、幽寂。品茶是参禅的前奏,参禅是品茶的目的,二位一体,水乳交融。茶禅共同追求的是精神境界的提纯与升华,从而开辟了茶文化的新途径。

        第六,习禅顿悟,支公遗风

        谢灵运熟习禅法,受支遁、道生的影响,主张“顿悟说”。“顿悟”即在自然观照中的瞬间的、直觉的感悟。一悟顿了真谛,当下获得身心的自在和解脱。袒露的性灵不受思维规则的约束,纯任天机,不经由意识思量,就自有境界。如他所描述的“荒林纷沃若,哀禽相叫啸”、“交交止栩黄,呦呦食苹鹿”,都把眼前之景与胸中之情融得毫无隔阂,称得上“但见性情,不睹文字”的境界。

        然而谢灵运认为“顿悟”往往是先经过殚精竭虑的苦心经营思虑,深有心得而后喷薄而出的,而并非不假思索。这种禅宗的“静心”、“顿悟”的思想和饮茶之道相一致,通过饮茶把自己与山水、自然和宇宙融为一体,在饮茶中求美妙的韵律,精神爽朗。在饮茶中得到一种精神寄托,也是一种“悟”,故言饮茶者可以得道,茶中有道,佛理与茶道即合二为一。谢灵运领悟了禅宗的寓意,沿袭了顿悟的思维模式,为后人的文学思想带来了思路上的革命,同时恰与茶道文化的精神相通而被融入茶思。唐代著名诗僧皎然,就把禅学、诗学、儒学三位一体完美地结合起来。他在《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一诗中咏道:“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清尘;三碗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从以上几点可以看出,对于江南秀美的山水之情,谢灵运的政途多变与孤傲的士人性格,预示着对茶宁静哲思的一种向往;另外,受般若思想的影响,使之容易沉浸在茶的沉寂中;而且他开辟了顿悟的思维模式,使之对茶更是别有一番钟爱。

编辑: zsy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