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宗教文化
剡东般若学与天台宗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陈新宇   2011年06月08日17:37:23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永嘉南渡后,江左在玄学盛行的基础上接受般若学。佛教哲理传到中国,先借用中国原有哲理语言表述,以便领会。首先便与玄学的两个根本概念“有”“无”进行“格义”,从而与玄学“连类”起来。如玄学讲“无”,般若主“空”,其实并非一回事,格义连类往往牵强附会,逐渐为人们不满。根据般若学者对事物形成及演变的不同看法与理解,逐渐形成各种流派,这样就出现了般若“六家七宗”。

        二、般若学的六家七宗

        般若为梵文音译,读如“波若”,意义是智慧,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智慧,是求真超俗的“圣慧”。因无恰当的词汇表达,遂以音译代替,这也是佛经翻译中常见现象。般若学属大乘空宗,称无相大乘,以“诸法空相”为主要义理,认为世上一切(不论现象、本体、物质、精神,连佛教本身也在内)都是空的。般若分宇宙为色(客体形相)与心(主体精神)两部分来探讨,归结为两者都是虚妄。《道行经》:“般若无所知无所见”,“心亦不有亦不无”。《放光经》:“般若无所有相,无生灭相”,“诸法假号不真”。“诸法不有不无,不着二边。”般若追求“无智之智”、”“无智于智,故能运于智”。譬如镜子,镜中无物,才能无所不照。世人认识宇宙,如夏虫不识严冰,井蛙不知大海一样可怜。因此不能为世俗的语言、文字、思想、认识所困,要破世俗“惑智”,才能求得“真如实相”。

        般若论空,代表作有《中论》,其要义可归纳为三点:一是“因缘和合”,即认为一切事物由各个条件组合而生,离开各个条件组合即灭,只是假名,并无不变的实质。二是“法是镜中缘”,心生则法生,心灭则法灭,如水月镜花,日映露珠而已。三是“有为之法,无得久停”,即一切事物都处在成、住、坏、灭的流转之中,物不可住,心不可得。

       般若强调无住,“不住于相”,“不住于色,受、想、行、识”,不住于“能施之我相,受施之他相,所施之物相”,要“三轮体空”。观察事物“不执着”,要不着“有”“无”两边。

        般若学引进之初,译出的经典并不完备,且多错讹。“《道行》颇多格碍,《放光》言少事约,《光赞》辞质胜文”。因此众解纷坛,莫衷一是,形成“六家七宗”局面。晋元兴三年至七年(404~408),鸠摩罗什重译了大小品,并随之译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统称三论)。特别是《中论》的译出,强调了假名的存在,明“空假”而不落“空假”二边,消除了一些分歧,深化了般若学。在此基础上,僧肇得以写出《般若无知论》、《不真空论》、《物不迁论》,对“六家七宗”作出了总结与评价。

        东晋般若学的南传一般认为始于咸和初(326~)康僧渊至建康诵《道行》、《放光》;立心无义的支愍度也在此时过江。至于各自形成派别.大抵在竺潜隐剡(340)到竺道一去世(400)约60年间。对六家七宗作出简介和评价的除僧肇之外,还有南朝宋昙济的《七宗论》,唐吉藏《中论疏》等著作。

         当时,般若学最著名的大师有道安、支遁等,他们都崇尚清通简要,融贯大义,不执著文句,自由发挥思想,由此形成众多般若学流派。虽号称“六家七宗”,实际上,按其对般若学根本问题“心与物”、“本与末”、“空与有”的理解和思辩来看,主要是三派:一是“本无”派,代表人物有道安、竺法汰、竺潜。主张心物俱无,万物本性空无。这一派包括。本无宗”和“本无异宗”。二是“即色”派,代表人物支遁,主张物无,着眼从物质现象(色)来谈空。与即色派相类似,可作为分支看待的有以下二宗:竺法汰弟子竺道壹为代表的幻化宗,认为世间诸法都如幻化;于法兰另一弟子于道邃为代表的缘会宗,认为诸法由因缘会合而有,都无实体。三是“心无”派,代表人物有支愍度、道恒、竺法蕴,主张心(精神)无,于法兰弟子于法开为代表的识含宗,认为三界万有都是倒惑的心识所变现;至于物质本身是否无,则是另一回事。

        三、剡东般若学盛况

        剡县在会稽郡南部,东界四明,南接天台,三座大山环抱,景色特优,被视为仙源福地,东汉初即有刘阮入台遇仙的传说。天姥、沃洲、金庭都邻近天台,被道家列为福地洞天,汉魏时即有高道葛玄、葛洪、赵广信等在这一带修炼。

         东晋南渡后大批高僧接踵而至,到剡县建寺;吸引王羲之、许询、戴逵等高士也来此隐居,剡东一时成为东晋的学术中心。般若学也随之发达起来,六家七宗竟有五宗在剡。

        剡县早期寺院,称著于世而又记载确凿的,应推东晋咸康间高僧竺潜辞京归隐在剡东(mao)山所建寺宇,后赐名“东(mao)寺”。竺潜隐剡三十余年,东晋宁康二年(374)去世。这期间便是剡东般若学以至东晋般若学全盛期。竺潜于东晋咸康六年(340)来剡不久,支遁遣使来买沃洲小岭建寺。五年后,永和初(345),昙光、于法兰先后来石城开山,建了隐岳、元化二寺。除了隐岳寺的昙光(即帛僧光)是禅定大师外; (mao) 山、沃洲、石城元化寺都研究般若学。东(mao)竺潜擅《法华》、《大品》,创本无异宗;其徒竺法蕴尤善《放光》般若(即《大品》),倡心无义;沃洲支遁善《道行》般若(《小品》),作有《大小品合抄》,倡即色宗;石城元化寺于法兰大徒于法开善《放光》、《法华》,创识含宗;小徒于道邃立缘会宗。哀帝时,竺潜、支遁、于法开都曾赴京开讲大小品,获得赞誉。其时于法兰领徒于道邃为求圆教教义已南下求经,因而未入京。

        四、天台宗与般若学的关系

       可以说,东晋般若学是形成佛教天台宗的主要理论基础。

       天台宗产生在陈隋之交,是南北分裂二百余年后重新走向统一的时代要求的产物。政治趋向统一也影响到学术思想,使佛学理论从内部各派相互争论,外部与儒道之间的矛盾斗争走向调和、融合,形成了相互包容吸收的新局面。北朝魏太武帝与周武宗两次灭佛,促使佛徒调整对王权的态度,弥天释道安终于懂得“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的道理;创天台宗的智(岂页)也同样体会到“佛法中兴,仰求外护”的必要,从而同陈、隋二朝最高统治者建立了不同寻常的关系。

        除了政治形势的要求外,学术思想本身的承传发展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天台宗标榜圆教,以《法华》为宗经,倡大乘教义,尊造《大乘起信论》的龙树菩萨为初祖。二祖慧文倡《中论》四谛品揭:“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从而彻悟“空、假、中”之关系,立“一心三观”之说。四祖智(岂页)进一步发展成“三谛圆融’”。以上就是天台宗创立的教义基础,实则是承传了般若义理的发展。另一方面,从传习来看,三祖南岳慧思一心念般若,曾遭到恶论师的投毒迫害,不死。又造了《金字大品般若经》和《法华经》。台宗以《法华》为宗经的同时又以《大品经》为观法。《法华》根本思想是性空说,可见与般若关系的密切。《高僧传》记剡东(mao)山竺潜、石城元化寺都“并擅《法华》、《大品》”,也说明《法华》一直为般若学者所重。

       天台宗所标榜的圆教,也正是般若学者的义理追求。石城元化寺主于法兰本人虽未留下有关般若学的著作,而他的二位子弟却分别创立了识含宗、缘会宗,可见也是擅长此道的。慧皎《高僧传》记下了他的行止:“居剡少时,  (炎欠)然叹曰‘大法虽兴,经造多阙,若一闻圆教,夕死可也!’乃远适西域,欲求异闻,至交州遇疾,终于象林。”他带了小徒于道邃为寻求圆教,远涉重洋,竟殉道于途中。天台宗奉圆教也可说是实现了般若学者的追求。智(岂页)与般若学者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他上天台山之前曾梦见沧海畔之高山,众咸曰:“此会稽之天台山也,昔僧光、道献、法兰、昙密,晋宋英达,无不栖也。”可见他上天台与慕剡东有着内在因缘。

        剡中般若学诸宗并起时形成了一种良好的风尚:各抒己见、思想自由、相互尊重。东(mao)竺潜创本无异宗不碍其弟子竺法蕴倡心无义;元化寺中于法开、于道邃,同为于法兰弟子而各立一宗,师徒无间;元化寺于法开虽一度与沃洲支遁争名,而支遁晚年归石城却为于法兰、于道邃作了铭赞;禅定大师昙光与义解大师于法兰并处石城山中互不干扰。于法开认世情为一场大梦;竺潜讲学时“或畅方等,或释老庄”,佛玄并重;支遁也以佛解玄,注《逍遥游》,被称为支理,与世奉五斗米道的王羲之还是好友。这种兼容并蓄的包纳宽容、善于综合贯通的学术风尚为天台宗立教方针作了前导,天台宗纳道家炼气入止观,以王子晋、关羽为护法伽蓝,“教观总持,解行并进,破斥南北,融会三教”,形成了集百川以归海的局面。

        总之,从以上史实可见剡东般若学与二百年后在其近傍兴起的天台宗存在着一定的内在联系。陈太建七年(575)智者初上天台时过石城谒支遁、昙光之墓,隋开皇十七年(597)智者应诏去扬州又止于途中石城,圆寂于“天台山大石像”前,当不是没有深意的。

 

 

编辑: 王美君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