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名士文化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陈百刚   2011年06月09日11:45:06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谢灵运原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但其祖父谢玄已移籍会稽始宁,并葬于该地。因此,谢灵运的故乡就在始宁;原籍阳夏,平生实未至其地。

          始宁县建置于汉顺帝永建四年(129),废置于隋开皇九年(589),其地为今浙江上虞南部,嵊县北部,县治曾在今嵊县三界附近。谢家在始宁有大片庄园,其范围基本上在古剡县境内。

       谢灵运在始宁实际居住时间甚短,一生中只有六年。他自幼即“送钱塘杜明师治养之,十五方还都,故名客儿。”[1]王谢大族多为天师道信徒,灵运亦幼奉道教,后皈佛法。当时风尚“恐儿童不易成长,使拜和尚为师,或送入寺院养育。谢氏送灵运于杜治之事,疑用意相同。[2]“灵运生后即寄养于钱塘,”初,钱塘杜师夜梦东南有人来入其馆,是夕,即灵运生于会稽(始宁)。旬日而父殁。其家以子孙难得,送灵运于杜治养之。”[3]

       十五岁至二十二岁(晋隆安三年至晋义熙元年,399~405),由钱塘移京都建康乌衣巷,与王谢子弟共乌衣之游,文义相赏,度过他一段世家子弟富贵风流的生活。

         二十一岁起入仕途,历任晋、宋两代琅琊王司马参军、刘毅记室参军、秘书丞、中书侍郎、黄门侍郎、永嘉太守,秘书监、临川内史等。中间两次还乡隐居。四十九岁,宋元嘉十年(433)以“谋叛”他罪名诛于广州。

       始宁始终是谢灵运真正的故乡,是他一生向往和皈依之地。这里有他引为自豪的功勋卓著的祖旧之业,更有供他啸傲风月、陶然忘机的灵秀山川,还有足资养生的良田美池,丰厚产业。这是一片令他深深眷恋、时时怀念的土地。这里的人民对他也怀有同样深情。千百年来,地方志书记载其行迹和诗文,民间更广泛流传着他那脍炙人口的轶事。本文着重考证谢在故乡若干史实,不准备对谢的一生业绩作评价,供研究者参考。

        一、两次回乡隐居

        谢诞生后即离乡,第一次返回故乡已经卅八岁。宋永初三年(422)五月,宋文帝刘裕卒,太子刘义符即位,是为少帝。谢灵运等受到当朝权臣徐羡之、傅亮等排挤,离京出守永嘉。同年七月,离京往永嘉途中曾枉道回始宁小住。七月廿日抵始宁,逗留数天,即折回钱塘,经富春、桐庐、七里濑,再折回南至东阳郡长山(今金华市),然后陆行抵青田溪.再乘船至永嘉,已是八月十二日。他的行踪有本人诗作可证。这次枉道而行说明当时会稽与临海两郡之间陆路难通。这次回乡,时间很短,不能说是隐居。

        景平元年(423)秋至元嘉三年(426)秋,谢第一次回乡隐居,长达三年。谢赴永嘉任太守仅一年,“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游遨,遍历诸县,动逾旬朔,民间听讼,不复关怀。所至辄为诗咏,以致其意焉。在郡一周,称疾去职。”[4]去职获准,买舟北上,欣然返回始宁。

        《归途赋》云;“践寒暑以推换,眷桑梓以缅邈,褫簪带于穷城,返巾褐于空谷。果归期于愿言,获素志于思乐。”[5]实际上比他自己所预期的“挥手告乡曲,三载期归旋”(《过始宁墅》诗)是大大提前了。隐居期间,“修营别业,傍山带江,尽幽居之美,与隐士王弘之、孔淳之等放纵为娱,有终焉之志,作《山居赋》自注以言其事。”[6]这期间创作诗文颇丰,今存有《会吟行》、《田南树园激流植援》、《石壁立招提精舍》、《石壁精舍还湖中作》《南楼中望所迟客》,《石门新营所住四面回溪石濑茂林修竹》、《述祖德诗》等诗篇。文章以阐述佛道思想为多,有《与庐陵王义真笺》,《和范先禄祗洹像赞三首》、《和从弟惠连无量寿颂》、《维摩诘经》中十譬八首,《伤己赋》、《逸民赋》、《昙隆法师诔》等[7]。从作品中反映,他的隐居生活安闲自适,投入颇深。

        太祖刘义隆即位后,朝中政局起了变化,谢的政敌徐羡之、傅亮先后伏诛。元嘉三年(426)三月,太祖征谢为秘书监,“再召不起,上使光禄大夫范泰与灵运书敦奖之,乃出就职。”[8]这才离乡北上,经丹徒,谒庐陵王墓,再进京任职,时间为元嘉三年秋。“既至,文帝(即太祖刘义隆)唯以文义见接,每侍上宴,谈赏而已……灵运意不平,多称疾不朝直……出郭游行,或一日百六七十里,经旬不归,既无表闻,又不请急,上不欲伤大臣,讽旨令自解。灵运上表陈疾,上赐假东归。”[9]

         元嘉五年(428)春至八年(431)春,灵运第二次回始宁隐居,也是三年。“灵运既东归,与族弟惠连、东海何长瑜、颖川苟雍、泰山羊浚之以文章赏会,共为山泽之游,时人谓之四友。[10]“这时期主要作品有《入东道路》《登临海峤初发强中》、《酬从弟惠连》,《登石门最高顶》、《石门岩上宿》等。这次回乡,谢与会稽太守孟(岂页)不和直至发生冲突。“孟事佛精恳,而为灵运所轻。尝谓(岂页)曰:‘得道应需慧业,丈人升天当在灵运前,成佛必在灵运后。’ (岂页)深恨此言。”[11]“会稽东郭有回踵湖,灵运求决以为田,太祖令州郡履行。此湖去郭近,水物所出百姓惜之,  (岂页)坚守不与。灵运既不得(岂页)回踵,又求始宁(岂页)湖为田,(岂页)又固执。灵运谓(岂页)非存利民,正虑决湖多害生命,言论毁伤之,与(岂页)遂构仇隙。”[12]于是(岂页)一面上疏文帝(即太祖),谓灵运有“异志”,一面如临大敌,发兵自防。灵运获知,急驰京都,上表文帝自辩。文帝知其被诬,不加罪,也没让他回始宁。灵运暂住京中,元嘉八年(431)冬被派往临川任内史。从此,灵运再也没有回过故乡。二、扩建始宁庄园

         始宁庄园为谢家几代经营所成。今上虞上浦乡东山有谢安(玄从叔)故居及墓葬,山顶有国庆院、谢公调马路、白云明月二堂。谢玄、谢(王奂)在始宁有故宅及墅。今嵊县东北江东乡、幸福乡之间有车骑山。“晋车骑将军谢玄为会稽内史,尝于此山立楼居止,后人因以为名。”[13]据郦道元《水经注》载:“嶀山东北太康湖,晋车骑将军谢玄旧居所在。右滨长江,左傍连山,平陵修通,澄湖远镜,于江曲起楼,楼侧悉是桐梓,森耸可爱,居民号为桐亭楼。楼两面临江,尽升眺之趣。舟人渔子,泛滥满焉。湖中筑路,东出趋山,路甚平直。山有三精舍,高甍凌云,垂檐带空,俯眺平林,烟杳在下。江有琵琶圻,临江有石床,名钓鱼台。”

        可见始宁庄园基本格局早已形成:自北而南沿曹娥江傍山依水而进,占有大片田园山泽。谢灵运在继承祖业基础上又扩大了始宁庄园,增加了不少建筑物。《山居赋》及谢本人的诗篇中对此有具体描述。但由于千年来地貌变迁,江流移动,加上当时地名指称不明确,今天要完全搞清楚庄园范围和建筑布局已很困难。现根据顾绍柏先生研究心得和实地考察作一简介[14]。

        始宁庄园范围大体上北起今上虞上浦东山,当时又名旧山、北山,南达嵊县嶀浦仙岩一带,南北绵延约40里,中有曹娥江剡溪(当时也称浦阳江)流贯,两岸河谷地带有一片积水沼泽区,中间分布着汀洲小丘。系太康湖堙废后形成,当时又名大小巫湖。嵊山在江东,嶀山在江西,两山相距不远,当时又泛称南山,盖与北山相对而言。庄园东西距离宽狭不一,约10~20里。谢灵运归隐期间新增加建筑物主要以下数处:
        始宁别业:即谢灵运别墅,在谢安故居东山之西一里,即西庄。景平二年(424),灵运回乡隐居时,修营别业,尽幽居之美,纵山水之乐,屏尘世之忧,即指此。

        石壁精舍;在石壁山,为东山之一峰,立精舍接待四方过往僧人,昙隆、法流二法师来东山即居此。作有《石壁立招提精舍诗》。

        田南园林:在东山旧居以南,确址难考,有诗《田南树园激流植援》,写庄园向南发展,其事当在筑石壁精舍后,建南山新居前。

        南山新居:在今嵊县县城西北嶀山、石门山一带,系灵运新增卜居之地。诗中多次提到“石门新居”“南搂”应包含在南山新居范围内。

         经营始宁庄园主要在第一次回乡隐居期间。他确实是想认真做一辈子隐士的。谢经历二十年左右坎坷的仕途生活后,年近四十回乡隐居,前尘影事,颇似噩梦。他是带着失败的伤痕从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走出来的,加上他的本性和当时的文化氛围,使他深悟“惟丘园是归宿,唯隐中有乐趣。”[15]的道理;始宁也确实可算是他理想的安身立命之处。这个时期他踏遍了始宁的山山水水,结交的是隐者、道士、僧人;“见柱下之经,睹濠上之篇”,更坚定他皈依佛道、超脱尘世、远离政治的人生信念。谢的退隐确与“身在江湖,心存魏阙”者不同。他所增加的筑构大都较简陋,“云初经略,躬自履行,备诸苦辛也。馨其浅短,无假于龟筮,贫者既不以丽为美,所以即安茅茨而已。是以谢效郭而殊城傍。然清虚寂寞,实是得道之所也。”[16]这与谢玄在车骑山筑桐亭楼气魄就很不一样了。

        三、瞑宿剡中何处是

         谢灵运回归会稽东土隐居,寄情于山水,同时在曹娥江上游剡溪一带求田问舍,其行踪大体上由北向南延伸。第二次回乡隐居期间(428~431)有向四明,天姥进发的意向,这期间他的诗文中直接写剡中山水的不多。地方志中却记载了不少他的行踪遗址。

      《剡录》卷一载嵊县二十七乡。“康乐乡有游谢、宿剡、竹山、康乐、感化里。游谢乡有康乐、明登、宿星、瞑投、吹台里。”康乐,游谢二乡相当今三界镇和仙岩镇地域,乡里地名均与谢灵运游踪有关。      《剡录》卷四“古奇迹”载:“山下有谢康乐石床,康乐尝垂钓于此。县北十五里有谢岩弹石,灵运游此,四顾放弹丸,落处为词,有大石如弹丸。”王一明《嶀山赋》曰:“灵运弹飞岩峰,慕此堪栖。”又有谢公宿处,李白诗:“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青猿啼。”又有谢岩,亦谢所至。又有强口村,在县北廿里,世传王谢诸人,雪后泛舟至此,徘徊不能去。曰:“虽寒,强饮一口。”

        成化《新昌县志》卷八“坊巷”中载:“康乐坊,在县东三百余步,今名忠信坊。昔灵运尝寓于此,时人重之,为建此坊。郡志云:新昌之康乐,盖古迹犹著云。”

        成化《新昌县志》卷十六“寓贤”中又载“康乐公爱剡中山水,肆意邀游,尝至新昌,居游最久,时人重之。为建康乐坊。东山寺有谢灵运像……”

        可见新、嵊二县地志中记述谢行踪甚多,但事实均难稽考,本人诗文可证只有“瞑宿剡中”一处。当然谢在剡隐居数年,投宿必非一处;这里系特指游天姥山时途中所宿之处。《登临海峤初发强中作》:“…旦发清溪阴,瞑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笔者认为,灵运游天姥所投宿地点以新昌忠信坊为是。《剡录》有游谢、宿剡、瞑投等古地名,但实际所指不明确也不统一,且不合游天姥线路距离。今新昌县城有忠信坊这一地名,在城关东西主街中段,今电信大楼和百货公司一带。根据《登临海峤》诗意辨析[17]“旦发清溪阴”即从今嵊县仙岩镇强口出发,到“瞑投剡中宿”约一天路程,系溯剡溪而上。强口到新昌县城约60里,合一天路程。“明登天姥岑”即再有一天路程可达天姥,而新昌县城抵天姥山区也是60里。可见投宿于忠信访是合理的。其时,新昌尚未建县,属剡中地域,地旷人稀,今县城也不过小小村落而已。“康乐”“忠信”之类地名当是唐宋以后才有的。清代邑人陈宁燮著《沃洲古迹》一书说道:“今以三里之城得天时,十室之邑有忠信……本自人居寥寥,有客宿宿者哉?缅夫两火一刀,虽蜚遁之迹著,干岩万壑,尚幽攀而路穷,谢公……想其步石牛之镇,距木鹤之峰(即天姥山),岩峭岭稠,犹数十里。茅茨槿援得四五家,遇田父之好客,修丈人之古风,因止宿焉。”

        四、“伐木开径至临海”真相

        史载“灵运尝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从者数百人。临海太守王琇惊骇,谓为山贼,徐知是灵运,乃安。又要琇更进,琇不肯。灵运赠诗曰:‘邦君难地险,旅客易山行。”[18]后世论家多以为灵运此举打开了台越通道,建造了一条长达三百里(始宁南山到临海郡治,即今嵊县三界到椒江章安)的浙东陆路干线。事实并非如此。

        凭数百人之力要修筑长数百里,沿途布满深山密林、重岩叠嶂的道路实在不大可能;反过来说,如果当时真有过那么巨大的一项建设工程,那后世地方志、交通史上决不会如此语焉不详。这件事在谢本传中只寥寥数语。本人作品也只《登临海峤》一诗与此事相关。笔者认为,所谓“伐木开径,直至临海”只是灵运带领徒附家兵一次规模较大、时间较长、目的也较特殊的出游。途中确曾有过“伐木开径”“凿山开道”的举措,那只限于天姥山区短短一段。这次出游时间在元嘉六年(429)秋天,即第二次回乡隐居的第二年。行程主要是水路,出发点是“旦发清溪阴”;途中休息“瞑投剡中宿”,目的地是“明登天姥岑”。没有关于天姥山以南的风光和游程记录。这里有必要说明二个问题:“临海峤”指什么?“伐木开径,直至临海”作何解?谢灵运研究家顾绍柏先生认为:“临海峤”就是天姥山。当时新昌属剡,隶于会稽郡,天台称始丰,隶临海郡。天姥山既是剡与天台的界山,也是会稽郡和临海郡的界山。灵运登上天姥山,即进人临海郡界。以“临海峤”代替天姥山是说得通的。“伐木开径”指打通天姥山区几处险要地段,特别是会墅岭。天姥山位于新昌天台交界的岗陇高地,周围六十里,长二十里,从会墅岭入口止于关岭。晋宋之时,该地山林封闭,地势险要,无官道可通。永初三年(422),灵运由始宁赴永嘉需折回钱塘南下,即刻与台陆路未通之旁证。清代地理学家黄钺认为“谢灵运凿山开道即从此入(指新昌会墅岭下斑竹村),昔人所谓竞秀争流者亦指此也。”19]“直指临海”指到临海郡界,而不是开径凿道至临海郡治。当然,这与灵运是否到过临海郡治是两回事。

        谢为人孤傲,作为山水之游,一贯只与少数志同道合者共赏共游,这次为何有“从者数百人”呢?笔者认为这次出游的目的有求田问舍、侵占土地、封固山泽、发展庄园的意图在内。会稽郡是东晋南渡后北方士族荟萃之地,同时又是南方土著士族集中所在,双方争夺土地和劳动人口的斗争是很激烈的。史载谢“奴僮既众,义故门生数百。”[20]门生为投靠士族之门客,地位高于仆隶,亦可入仕;义故为自愿从行者,包括自募之兵。谢家不但有数不清的仆隶,必定还有家兵队伍。这从孟(岂页)、王琇二位太守的反应中亦可获知。这是一个庞大的人口集团,自然有扩占庄园土地的要求。谢的目标是向南进发,扩展始宁园时已见端倪;再向东南就是剡东地区。剡东虽然风光秀丽殊绝,但山深林密,发展庄园却不理想。这才回来在决湖为田上再找出路。游天姥归来隔一年(431),即提出决湖为田要求。可见,这次出游隐藏有经济驱动力。他与会稽太守孟(岂页)发生冲突,最后无法在始宁安居的原因也在此。

         剡中是“两火一刀可以逃”的神仙福地,剡东有石城、孟塘、天姥、沃洲、刘门等名山,晋世为高僧名士流连盘桓之地,这对酷信佛道、恣情山水的谢灵运有巨大吸引力。《仙居赋》提出“远东则天台、桐柏、太平、二韭、四明、五奥……奇地所无,高于五岳,…·五奥者,昙济道人、蔡氏、郗氏、谢氏、陈氏各有一奥,皆相犄角……昙济道人住孟山,名曰孟埭,芋薯之(liu) 田,清溪秀竹,回开巨石,有趣之极。”这里所提的“远东”即位于今天台、四明、会稽三大名山交接的剡东地区。石城、天姥、沃洲、刘门均在其中,当时泛称天台。孟山似即孟塘。今新昌县北有孟塘、县东有蔡岙,似与《山居赋》所言相合。

         打通天姥山,对新昌乃至浙江的影响是深远的。台剡陆路可通,会稽临海两郡之间经济文化交流骤然加强,剡溪文化与天台山文化进一步结成亲缘。后来,智(岂页)频频往来于天台石城之间,并在石城圆寂;以及晋世剡东佛学般若五宗发展成天台三谛圆融,都与台越相通不无关系。同时“凿山开道,剡始与台通,嗣是兵寇出人多由于是,而邑屡遭祸乱矣!”[21]由于谢灵运歌颂向往天姥山,作《登
临海峤》,又在《游名山志》中写道:“天姥山有枫千余丈,萧萧临涧水。”天姥名声远播。不久刘宋朝廷遣画师状天姥于团扇,即元嘉团扇,名闻朝野,亦为山水画珍品,事载《宋书·州郡志》。天姥山有谢公道,由新昌斑竹村上会墅岭,经冷水、王渡,直到关岭入台。这条通道即古代官方驿道,也是今日104国道经过天姥山区这一段线路的前身。唐代众多诗人漫游吴越,泛舟剡溪,兴趣勃勃地涉足天姥、沃洲,多少受到谢灵运影响。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怀念谢公,更是一往情深。

        五、东山寺谢公像

        明成化《新昌县志》卷十三载:“东山寺(在天姥山中)有谢灵运像,裸体而行,须长及地,足著木屐,手执一卷,惟一布巾蔽前耳”。所记形象与《三才图会》中谢的形象迥异,是一条难得的资料。该像用近漫画的手法画出谢人格风貌的特点,绘制者非高手莫属。惜已寺废像佚。

      考诸史实,该像表现各特点,均有所据。如“裸体而行”,灵运回乡隐居曾“与王弘之诸人出千秋亭饮酒,裸身大呼, (岂页)(太守孟(岂页))深为不满,遣信相问,灵运大怒曰:“身自大呼,何关痴人事?”[22]灵运“性奢豪,车服鲜丽,衣裳器物,多改旧制。”[23]用曲柄伞,创登山屐即是代表作。登山屐即后世所称“谢公屐”,“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去其后齿。”[24]宋元嘉十年(433)谢诛于广州,临刑作诗明志,并割下长须,施舍给南海祗洹寺维摩诘菩萨造像用。夺人宝惜,至唐代仍未损坏。唐中宗(684)时,安乐公主为斗百草,欲广其物色,令驰驿至广州取须,并剪弃其余,遂绝。事载《隋唐嘉话》。“手执一卷”表示谢博学多才,“灵运少好学,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25]尝自谓“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宏才博识。安可继也?”[26]

            注解:

               [1][4][6][8][9][10][12][18][20][23][24][25]《宋书》卷六十七)

               [2][26](周一良《晋南北朝史札记》第192面,1985年中华书局出版)

               [3](郝(日内)衡《谢灵运年谱》,华系师大学报1957年第3期)

               [5](《艺文类聚》卷二十七)

               [7][14][17](参见顾绍柏《谢灵运集校注》,1987年中州古籍出版社)

               [11][22](《南史》卷十九)

               [13](《嘉泰会稽志》卷九)

               [15][16](谢灵运《山居赋》自注)

               [19](《以小方壶斋舆地丛钞·泛桨录》)

               [21](万历《新昌县志》卷一)
                     

 

编辑: 王美君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