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名士文化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陈百刚   2011年06月09日11:45:06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今浙东连接台越之间的公路交通干线104国道,古代却是一条崎岖的山间小路,横绝天姥山一段,六朝前尚为原始森林,杳无人径,初为南朝宋谢灵运凿山开道所打通,后渐形成官方驿道。这条路几乎与剡溪溯流而上同向并行。剡溪,因其有仙姿丽质般的优美风光,历代诗人赞赏为“仙溪日夜入东溟”,“溪连嵊水兴何尽,路接仙源人自迷”;这条路也被誉称为“仙源之路”。

       “仙源之路”的主要地段在古剡中,沿途有一系列“洞天福地”的道教名山,更有无数动人的神仙故事和人文胜迹,从而使它成为中华大地上独树一帜的道教文化中心和旅游胜地。

         沿线有不少古地名,流传着兴味盎然的故事,透露出这条“仙源之路”的历史信息。今嵊县三界镇系古代始宁县治所在地。东汉永建四年(129)曾析上虞南乡、剡县北乡建始宁县,二百年后,谢灵运及其祖辈曾在这里建立庄园别业。始宁县的含义是开始进入和平安宁之境的意思。原来东汉以降,中原大地长期纷扰不安,人们饱受战乱流离之苦,亟思寻找和平宁静的避难之地。剡中是最理想的地方。东汉时就有“两火一刀可以逃”的谶言,“两火加一刀”即“剡”字。始宁县位于宁绍平原和浙东山区的交接地段,即剡的入口处,它的出现并非偶然。三界往南不远有仙岩,即神仙居住过的地方。再往南就是嵊县城,旧城南门榜曰”望仙门”,因面向沃洲、刘门、天姥而得名。汉晋以来,沃洲、天姥一带就是“仙灵之窟宅,烟霞之原委”。嵊县城南十里有村曰阮庙,即仙人阮肇的故居。进入新昌境内有桃源乡刘门山,即东汉永平年间剡人刘晨、阮肇入山采药遇仙的地方。出刘门山,经会墅岭,下关岭就入天台地界,出现桐柏、金庭、赤城、华顶,连绵不断的仙山。这一条仙源之路告诉我们:东汉末至六朝数百年间,人们身际沧桑,厌闻离乱,静思遣怀,类涉冥想,对安定和平的生活充满向往之情。

          仙源路上有多处神仙居住的洞天福地。根据《道藏·云笈七签》记载,仙人所居名山为洞天福地,分布在剡中就有5座:四明、金庭、天姥、沃洲、司马悔。这几座山,连接了四明山和天台山。

        六朝时期,剡中一带,文化意识上弥漫着神仙思想。六朝志怪小说中描写神仙故事有两大名篇,记的都是剡人剡事。《幽明录》载刘晨、阮肇于汉明帝永平十五年(72)采药天台遇仙事。二人在山中住半年,还家得七代子孙,已隔二百余年。这故事发生地点在剡东刘门山。民国《新昌县志》载:“今刘门坞在县东30里,《旧经》云:刘阮入天台遇仙,此其地也。”今新昌桃源乡刘门山中,尚有刘阮庙、阮公坛、采药径、惆怅溪、桃源洞诸遗迹。《搜神后记》又记了晋代剡人袁根、柏硕遇仙故事:“因驱羊,度赤城山,忽有石门开豁,前见二女方笄,遂为家室。后谢归,女以香囊遗之。根后羽化,硕年九十余。”

         遇仙故事,当然成分多属子虚。但千百年来,许多道教人物在这一带的求仙活动十分频繁,见诸史籍地志,却并非完全乌有。

         周代王子晋登高羽化后住天台,往来于金庭崇妙洞天;魏末赵广信修道升天均在剡中西白山一带;晋葛洪在剡有仙翁丹井、石梯、钓鱼台;孙韬入山师潘师正。参受真法,得陶隐居秘诀;宋齐间,顾欢以灵药驱除邪病,卒于剡山,身体香软,道家谓之“尸解”;褚伯玉隐身求志居剡瀑布山30余年。值得注意的是东晋入剡名士多为天师道世家。王羲之“与道士许迈共修服食,采药不远千里”,并筑道观于金庭,炼丹药于鼓山;其子王凝之信道弥笃,以致被孙恩所害;郗氏一门父子三人:鉴、愔、昙,均“栖心绝谷,修黄老之术”;孔稚圭有“隐遁之怀,事道精笃”;许询出身丹阳许氏,更是“南朝最著之天师道世家”;谢灵运亦出信道世家,从小即寄养于道士家中,在剡遍游名山,旨在求仙,“明登天姥岑,高高人云霓,还期安可寻。倘遇浮邱公,长绝子徽音”。总之“剡中多名山,可以避灾,故晋宋以来,多隐逸之士,沃洲天姥是其处”。

        唐代诗人入剡成风也可说是六朝高僧名士隐剡的流风余韵。据竺岳兵先生统计,唐代诗人游浙东人数有278人,占《全唐诗》收载诗人2200余人的13%;其中多数曾入剡,因剡中是游览浙东名山的中心地段。唐代诗坛上的杰出人物几乎都有涉及剡地的诗篇传世。《唐才子传》中有173人咏诗与剡有关,占62%。

        诗人入剡游览的背景,动机虽各有不同,但其共性也很清楚。从时代精神说,唐代有博大宽容的文化气象,知识分子以“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为人生乐事;从地域特点说;华夏山川以东南为秀,东南又以会稽郡剡县为奇;剡又为六朝佛宗道源,人文渊薮。山川与人物相得益彰,这对唐代诗人产生强大的感召力。所以唐代诗人入剡的共同意向就是:追慕前贤高情,流连剡中山水。

        根据郁贤皓先生研究,现将唐代不同时期著名诗人描写剡中风光和胜迹的典范章句摘录如下。这些诗人中间;有少数无法考定是否入剡,其诗作也可能属于“神游”之类。

      初唐,魏征留下《宿沃洲山寺》一首,有“崆峒山叟到江东,荷杖来寻支遁踪”句,该诗《全唐诗》、旧《县志》均未收。宋之问曾“穷历剡溪山,置酒赋诗,流布京师,人人传讽。”惜诗失传,只在《宿云门寺》中有“庶几踪谢客,开山投剡中”句。

        盛唐,李白多次畅游浙东,三入剡中,写剡中的诗有十多首,均为名作,有名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描写风光有“万壑与千岩,峥嵘镜湖里。秀色不可名,清辉满江城。人游月边去,舟在空中行。”《送王屋山人》“竹下溪水绿,荷花镜里香。”(《别储邕之剡中》)“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雪尽天地明,风开湖山貌。”(《赠崔宣城》)“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赠王判官》)李白一生好游,描写风光诗篇很多,他常把剡地风物作为天下美景的代名词和参比物,如“山川如剡县”、“胜景美沃洲”、“风流何啻到剡溪”、“新昌名迹寺,登览景偏幽……到此看无厌,天台觉懒游”。李白入剡动机在诗中也屡有交代,“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此行不为鲈鱼脍,自爱名山入剡中”。“入剡寻王许”(即王羲之、许玄度),“路创李北海,岩开谢康乐”,“脚踏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杜甫,年轻时裘马清狂,入剡有年。直到晚岁回忆壮游,仍心驰神往:“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归帆拂天姥,中岁贡旧乡。”并慨叹“王谢风流远”。

        孟浩然崇佛好道,常流连台剡一带。其《腊月八日剡县石城寺礼拜诗》是写新昌大佛寺的典范作品,有“石壁开金相”“楼台世界稀”等名句。又有《宿立公房》诗:“支遁初求道,深公笑买山,何如石岩趣,自入户庭间。苔涧春泉满,萝轩夜月闲。能令许玄度,吟卧不知还。”

        另一位著名诗人崔颢为剡中青山绿水、林公谢客所吸引,写道:“鸣掉下东阳,回舟入剡乡。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谢客文愈盛,林公不可忘。”

       中唐时期,入剡诗人特别多,形成诗人群体相互唱和的诗风,择要摘录如下:

       “沃洲能共隐,不用道林钱”。“莫买沃洲山,时人已知处”。“自从飞锡去,人到沃洲稀”。“方同沃洲去,不作武陵迷”。“支公身欲老,长在沃洲多”。“定攀岩下丛中桂,欲买云中若个峰”。(刘长卿)   
      “缘塘剡溪路,映竹五湖村。王谢登临处,依依今尚存”。“春日偏相忆,裁书寄剡中”。(李嘉祐)

        “镜浪洗手绿,剡花入心春”(孟郊)“月在沃洲山上,人归剡县溪边。漠漠黄花覆水,时时白鹭惊船”。(朱放)

        “与君聊散襟……城根半山履,亭影水中心,那能有余兴,不作剡溪寻。”“心知剡溪路,聊且寄前期”。(戴叔伦)

       “心系征帆上,随君到剡溪”。“别君还寂寞,不似剡中年”。(戎昱)

         “朝朝忆玄度,非是对清风”(皇甫冉)“  大历十才子入剡留诗者有多人。“沃洲初望海,携手尽时髦”(耿(氵韦));“忆戴时过剡,游山惯入壶”(钱起);“戴颙常执笔,不觉此身非”(李端);“隔窗栖白鹤,似与镜湖邻……岸莎青有路,苔径绿无尘。永愿容依止,僧中老此身。”(卢纶)

        还有僧灵一,皎然追怀东晋在剡高僧的诗篇不少。

        中晚唐入剡诗人更多,诗篇更丰,兹选录若干:

        “一旦扬眉望沃洲,自言王谢许同游。凭将杂拟三十首,寄与江南汤慧休。”(刘禹锡)

        “正怀王谢俯长流,更览余封识嵊州……南岩气爽横郛郭,天姥云晴拂寺楼…”。“地与剡川分水石,境将蓬岛共烟霞。”“门掩右军余水石,路横诸谢旧烟霞。”(赵嘏)

        “春云剡溪口,残月镜湖西。谢家曾住处,烟洞应入迷。”(张籍)

       “白云深锁沃洲山,冠盖登临众仰攀”(牟融)

       “问师寄禅何处所,浙东青翠沃洲山。”(鲍溶)

       “寂寞空门支道林,满堂诗板旧知音。”“千年戴颙宅,佛庙此崇修。”(张祐)

       “故人今在剡,秋草意如何?……沃洲僧几访,天姥客谁过?”(马戴)

       “戴颙今日称居士,支遁他年识领军”。“茶炉天姥客,棋席剡溪僧”。(温庭筠)

         “何当折松叶,拂石剡溪阴”。(贾岛)

         唐中晚期、北方军阀间战乱频仍,浙东相对安宁,士子寻求仙释慰藉心灵成风。求仙诗颇盛,其创作高峰和代表作都与剡相关。如元稹有《刘阮妻》之作:“芙蓉脂肉绿云鬟,罨画楼台青黛山。千树桃花万年药,不知何事忆人间”。许浑有《早发天台中岩寺度关岭次天姥岑》:“来往天台天姥间,欲求真诀驻衰颜……可知刘阮逢仙处,行尽深山又是山。”桂林诗人曹唐有游仙诗六首,写的都是刘阮本事:鸡鸣岩下,犬吠洞中,霞重岚深,涧声笙簧,玉沙瑶草,流水桃花,玉书云液,清瑟霓裳,亟仙境之美、仙姬之恋,可谓唐诗中游仙代表作。

        还有李绅的《龙宫寺碑》记,白居易的《沃洲山禅院记》说明当时佛寺的兴盛。

        作为“唐诗之旅”,到唐末成强弩之尾矣。名篇有方干《路入剡中作》:“截湾冲濑片帆通,高枕微吟到剡中……波涛漫撼长潭月,杨柳斜牵一岸风。便拟乘槎应去得,仙源直恐接星东。”诗中“长潭”。即今新昌县西区澄潭镇。罗隐有诗:“……山朝佐命层层耸,水接飞流步步清。两火一刀罹乱后,会须乘兴雪中行。”

        有唐三百年,从各时期诗人入浙行踪及所留诗作看,沿剡溪溯流自越入剡至台,这一带是一条诗人们的旅游热线。该热线与六朝时期台剡之间形成的“仙源之路”有明显的内在因缘和承传关系。发掘和研究这一传统,大有利于地域文明之建设和发展,故不揣浅陋,撰文以表。

编辑: 王美君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调腔的艺术特色
新昌习俗与道教
道教文化与新昌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