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名士文化
寻觅徐霞客在天姥山的游踪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吕士君   2011年09月13日20:25:42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明崇祯五年(1632)四月十八日,“踯躅三十年,足踏天下半”的大旅行家徐霞客从天台万年寺出发,游历新昌天姥山,途经牛牯岭、藤公山、会墅岭、惆怅溪,夜宿班竹村,并在《徐霞客游记》中留下了近200字的记载,为后人考察和研究天姥山文化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史料。

        笔者出于好奇,不自量力,试图寻觅徐霞客在新昌的游踪,于是,在今春早早从县城乘小四轮赶到藤公山,登上牛牯岭岗,然后顺着徐先生的足迹,从南向北一路行来,直到班竹。当然,行走的这条通道及周围环境,和370多年前徐先生跋涉之时的明代相比,变化实在太大,已不能同日而语。但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古道尚在,发展中的山村仍保留着那一份宁静和美丽。

下牛牯岭 出藤公山

        牛牯岭是徐先生从天台万年、地藏寺进入新昌的必经之道,因岭之周围有九个山头,状如牛,当地有“九牛落藤公”之说,岭名由此而来。此岭长达15里,且陡,往上登攀不易。但下山的味道不错。古道一色卵石路,保留完好,右侧一条大坑溪,水质清洌,曲折斗行,高歌低唱,一路相伴。风和日丽的春日,万松翠竹,时而探出一二尊奇岩怪石:白面岩、狮子岩、白象岩、羊蹄尖、老鹰岩、和尚岩、尼姑岩、木鱼头、响板山等等,都是山野樵夫依岩形而名,倒也贴切。途中还有两块方正的石板,大者长4米,宽2米,厚半米,有人呼之“棋盘石”,说是徐霞客下牛牯岭时,曾在此与当地一位老僧对弈。

        牛牯岭脚,现有藤公山村,村边有清凉寺遗址,此寺是天台山宗五寺(清凉、地藏、万年、方广、华顶)的门户和首寺,鼎盛时到过99位僧人,有陈树簨《夜泊清凉寺》诗,写得甚美:“深竹当门入绿云,山僧礼数笑殷勤,雨声断处钟声续,岚气浓时水气蒸。”但经查《新昌县志》,此寺由矢洪禅师创建于清康熙甲午年,如此说来,徐先生歇脚时,这里还是一处简陋的茅蓬基小庙。不过这草莽之地,唐宋时,就有好多位诗人,由此经万年到石梁、上华顶峰的,如唐代的温庭筠等。建置宋代的藤公山村,如今也发展到百来户人家,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山民植茶种蔬菜、育竹养山鸡,小日子过得很甜。那村边的古树,仿佛向人们诉说着小村的历史,讲述徐霞客等诸多文人雅士过往这一段“唐诗之路”的故事。

观天姥云 过狮象关

        出藤公山村到会墅岭方向,原是山野小径,今日已有立庄公路接104国道,交通很便利,为了体味先生的行迹,笔者“大路不走行小道”,尽情欣赏眼前的天姥风姿。天姥山南起牛牯岭、王渡溪,北至央于,西以惆怅溪为界,东邻三十六渡、沃洲湖,山面周围六十至八十里,山脚方圆达一百多里。笔者早先曾登海拔818米的主峰拨云尖,站在山巅远望,天姥山的横空气势和巍峨景致尽收眼底:峰峦险峻挺拔,谷壑神秘幽深,山腰树木葱笼,田畴坦荡,丘陵起伏,远接天际……让人真正体味到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意境:“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不过此刻在雾中仰望,却见天姥山笼罩在浅蓝色的纱帷之中,云树烟村,朦朦胧胧,座座山峰似朵朵白云,飘然起舞,蔚为壮观。不过徐霞客是四月天路过天姥山的,那时正逢杜鹃花盛开的季节,想必是一幅绿树红花,色彩斑斓的图画。

        边走边赏,终于来到会墅岭墩,即为狮象关关口,周围有天姥山系的狮子山、白象山等,故名。这里因为其独特的地势,峻峭的山道,曾是电影《奇袭》的外景拍摄地。岭墩两旁还有些人家,即会墅岭村。村人引我看两棵古树,一为桂花树,“躲”在一个竹蓬里,花开时,却有“香半村”之誉;一为溪丐树,就在大路边,很有些年代了,树篰头伸出一枝丫,竟酷似一尊观音像,故又称“树观音”,因生得奇妙,拍照留念者频频。从狮象关下岭,现有104国道,但古代的一条梯道也完好。徐霞客“复西北下三里”,他下的就是这条老岭。

步惆怅溪 宿班竹村

        徐霞客游记中有:“复西北下三里,渐成溪,循之行五里,宿班竹旅舍”等句。那溪,即指惆怅溪。此溪又名桃源江、赤土溪,源自地下坑,北流赤土至央于汇入新昌江。相传,剡人刘晨、阮肇入天姥山采药,迷路乏食,摘桃充饥,在赤土溪边遇两仙女,相邀到仙人洞,结为伉俪。半年后,刘阮思乡求归,两女相送。刘阮至家已历七世,乡人不识。复入山中,觅仙不遇,徘徊溪头,惆怅不已,溪名由此而来。曹唐诗曰:“花当洞口应常在,水到人间定不回,惆怅溪头从此别,碧天明月照苍苔。”溪涧旧建,有迎仙阁,现已不存。小溪水质清纯,两旁古树掩映,一派村野风光。

        循惆怅溪行五里,即到徐霞客投宿之班竹村。此村因古代盛产班竹而名,枕山缘溪,有古驿道穿村而过,街面卵石可鉴。早先临街两侧之店铺、货栈鳞次栉比,目前尚存大公馆、小公馆遗址。此外,小村中还有章姓状元的古祠堂,建筑雕件精巧玲珑;另有一座司马悔桥,相传为隐居天台桐柏宫的高道司马承祯因唐玄宗数诏出山,至此而悔,故名。桥上野藤缠绕,桥侧古木参天,风姿万千,曾是央视《射雕英雄传》的外景拍摄地。笔者在村中转悠,难觅当年徐先生投宿之地。为体验徐霞客投宿班竹之经历,于是,笔者找一农家,好歹也过上一夜。想不到房东大娘客情甚好,夜餐遂我心愿:两只栗粽,加一碗“亮眼汤”(系荠菜、笋丝、年糕粒拌番薯粉做成)。只因途中过于劳累,不及和乡亲细细叙话,就早早躺倒床铺,做起了“霞客之梦”。

编辑: zsy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寻觅徐霞客在天姥山的游踪
澄潭古街和那些“老行当”
调腔:一个充满着“谜”的古老声腔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调腔班社
调腔的演出场所
调腔舞台美术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