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山水文化
莲花心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杨 寂   2011年12月05日22:05:45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此村并无莲花,却名莲花心。整个村庄有里村、外村、外山头三个自然村组成,各坐落在“馒头”山旁的后门山脚、大坪山旁与外顶山的山头上。

        何谓莲花心?应是地形似莲花而取其名。先祖是谁?从何地迁移此地?已无从考据,只知现今住着百来户人家,姓氏不一,有杨、梁、俞、陈、甄等。一年四季也没什么大事,穷的、富的都和睦相处,有时免不了争争吵吵,也只是红脸而已,等事过了,也就像往常一样,和好如初。从古至今,还从没听说过有冤家死对头的,这里与大多数的中国农民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由自在的生活。这就是我成长的地方。

        莲花心这村,实在是平凡得不得了,前面是山,后面是山,山中还是山,山外更是山。村里的邻居串门要走岭,下地干活要爬岭,岭上岭下还是岭。

        平凡的村庄却是我童年的乐园,那一草一木怎能忘怀,在游子心中,它永远是那么亲近,那么迷人。

        从莲花心的外村走上山后岭,或者从里村越过雨水岭,来到新回公路,你就会看到连绵起伏、孤峰兀立的陡峭群山。沿公路走上横山岭与东坑岭的交接处,那前面的水牛山就尽在眼前了。它着实是一只高大的水牛,露出的皮肤被太阳晒的黑黑的,牛头直冲水江路(一条小溪的名),在东坑村外面的后年村旁喝水,牛尾直通后家岭,前脚踏在直柱坑,后脚却横在了小屋基。牛的全身大都被茅草覆盖着,三三两两也有几棵松树在岩石旁临风挺立。牛背有几块地方常年光秃秃的、不长毛,原是几个名为鸡笼岩、箬帽岩、铜鼓岩、板壁岩的小山头。牛背弓起,变成此地最高的山峰——牛皮尖。

        如若往东坑岭拾级而上,就到了横山旁的另一个山头,名为大石头山。此山不知为什么,尽是些比房子还大的石头,三三两两的,就这样挺立在山中。半山腰,有一排整齐的青砖瓦房,墙壁上写着“学工、学农、学军”六个褪了色的大字。此地原来是回山镇的五·七学校,那时,这半山中也是书声琅琅、歌声嘹亮。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只剩下当年学生开垦的田地,培育的茶叶。那时候,学校早晨八点前是军事训练,无非是爬山越岭,上午上几节文化课,下午就是劳动课了。所以,当时的五·七学校就成为青年们向往的地方、锻炼的乐园,虽此地方圆十里无人家,夜里又无电,但这里环境自然、空气新鲜,而且,学习也比较宽松,交往朋友也较方便,理所当然地就促成了不少好事。现在想起来,也实在是蛮好的事情。

        如若往东坑岭拾级而下,通过一湾就到了另一个去处——往落湾。往落湾,也就是此湾是慢慢地往下斜的。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小时候,我们常常在此放牛,湾中是一片翠绿的草坪,之间有几棵凌乱的树木。此湾好就好在一直向下延伸,直通板壁岩脚,或者说一直延伸到东坑村,只是在板壁岩脚转了一个90°的弯。小时候,每当到达此地,我们三五成群在上面把大块的石头往下滚,那石头就“轰轰”而下,那刺激啊,无语可说。直撞到板壁岩,石头粉身碎骨,那“嘭”的声音还在山谷中久久回荡。此地放牛是最爽快、舒畅的地方,一到这里,随着我们“嗨”的一声,一大群牛也就成群结队地活跃在这湾上,“呼噜呼噜”啃着草。我们则放心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下棋、打扑克,直到太阳正中或西下,再吆喝着牛回家。

        还要说的是,就在这往落湾的旁边还住着两户人家。房子建在凸出的小山头上,特别是往下一户人家,我们记忆颇深。那凸出的小山头,看去白白的,不长草儿,就在那边有二三间茅草房。草房前面的空白地上,有一枝歪歪斜斜的梅花树,梅花树旁有一块比房子还高的大石头矗立着,半黑半白。不知道主人的姓与名,我们小时候只管喊他“光人”,因为他头上不长毛。而我们却从来不曾接近他们,并不是怕他们,而是怕他们门前的大黄狗,那大黄狗看到我们就竖起尾巴“汪汪”地叫。因此,我们只好站得远远的。三四个,有时七八个,来一下“一、二、三”,大喊“光人、光人”。此时,四面的山也在跟着我们喊“光人、光人、光人……”奇怪的是,那时喊并没啥目的,但到我们心血来潮的时候,就整天会对着他们,用手做成喇叭状拼命地喊“光人、光人、光人”。有时从茅草房的门缝中钻出几个人来,好像在骂我们,可这里看去只不过几个动作而已。偶尔也会蹦出一个扎着辫子与我们年龄般配的水仙似得姑娘来,那是光人最小的女儿。此时,我们就喊得更欢了。后来姑娘大了,我们也大了。其中,也有我们小时候喊“光人、光人”的人儿去求婚,但最终没有得逞。现在,她应是为人妻,儿女满堂了吧!

        这往落湾确是我们玩不尽、道不完的好地方,但如果沿东坑岭再往下走的话——写到此,特要说一说这东坑岭了,因岭脚是东坑村,就叫东坑岭。但这实在是我们村里的人对它的称呼,而东坑村的人则叫这岭为莲花岭,因为,岭头是莲花心村。事实上,莲花心也不是岭头,东坑村也不是岭尾,它还在向上或向下无止境地延伸。仰头看,那路被云彩盘绕着直插山顶,好似要到九霄。低头,那石级一步一步直下,使你不知何时见底。想必当年建这条路的人是有些来头的。现在,就让我们沿着石级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下走吧。

        路的左边是往落湾,右边是直柱坑。一步一步的石级就铺在了中间隆起的山脊上,依石级一步一步往下,到与直柱岭的交接处,在一座凸出的小山头(或称一块凌空横出的大石头更确切些)上有一屋,名“泗洲堂”。此时的路也随着这“泗洲堂”转了一个大大的弯,横的向下绵延。听说,当年有个阿庆嫂似的少妇在此地每天能卖完10斤米的淡粥,生意还挺好的呢。可见,那时往来的行人还蛮多的。可现在,这里已冷落,“泗洲堂”也是东倒西歪的了。走进“泗洲堂”,靠边有石凳,梁上有稳健有力的八个大字“春夏秋冬,四季平安”,各柱子上却都是我们的“杰作”了。

        旁有一小溪,依溪而上有梯田,溪水常年不断,到此岩石就奔腾直下,下面就是悬崖峭壁。而梯田也就到此为止,名田底坵。这溪水往悬崖泄时,就成高几十丈的瀑布。坐在此地看左边的山也有一瀑布,也高几十丈,如若数日天晴,就只能看到岩石被水磨过的痕迹,在阳光下发呆;而阴雨天,却是非常壮观。据说是二龙决斗,最终左山的龙略差一筹,就只能在阴雨天气时现身,到那时就形成相对的两条瀑布,直下龙潭,在这山坳中发出震天的声响,如龙吟虎啸。

        而右边相对的板壁岩却显得枯燥乏味。板壁岩,高几百米,剖面平直如刀切,就像巨斧把大石山劈去了半边,直立在水牛山的牛肩下,旁是鸡笼岩,石块凌乱参错,圆圆的,活像竹篾编成的鸡笼。你若沿着田底坵的田塍,往天石岩背的小路而下,过一湾,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往上,走过板壁岩上方,此时,你的眼睛最好不要朝下看,再向上来到鸡笼岩背,哈,再看横山,新回公路与东坑岭的交接处就近在眼前了,仿佛一伸手,就会摸到对面似的。小时侯总想象,如果从鸡笼岩背到横山岭头,架一座天桥,那多壮观气派啊!那路程可有多近啊!再往下看,在原来的“泗洲堂”下方,虽看不到瀑布,那岩石却更加的凸出,下面是呈梯形、高几十丈的天石岩。天石岩可谓深藏不露。从东坑岭走的人很难看到,坐在鸡笼岩背,却一目了然,岩壁中间,长着许许多多、弯弯曲曲向外延伸的不知过了几百年的杂树。因为它奇特的山形,使它成为冬暖夏凉的地方。小时候,曾到它脚下去过,上面凸出,下面则凹进,站在下面讲话,彷佛同时有许许多多的我在讲同一句话。岩石生得奇特,因我词穷,此时,竟无词来形容它。此地,还是各式各样鸟儿的乐园,仰头看半岩中,总有许多鸟儿嬉戏飞翔。不管白天黑夜,此地总会听到杜鹃的啼鸣与布谷鸟雄厚的与群山相对应的叫声,听起来使人毛骨悚然。小时候“无知”,常会学它们的叫声,但听大人们讲,这是在这里丧生的人儿阴魂不散而借附于鸟身而哭泣的怨声。因这天石岩上茅草覆盖,而下面是万丈深渊,因而一不小心生命就被他吞没,隔几年就出人命,有几个对自己生活不满的人也是在此轻生的。人们说人死阴魂不散附在鸟上,虽是无稽之谈,但多少也是一片好心,劝我们少到此危险地方游玩。我长这么大了,还只去过一次,否则的话,那些红红绿绿的鸟儿,少说也要去捉几只的。这神秘的天石岩啊!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有灵性呢?

        再看往落湾,就见得有些小了。那湾一个紧连一个,往二湾、往三湾、往四湾,真是一重又一重,一湾又一湾数不胜数。

        在鸡笼岩背休息了一会,现在就让我们立身再往上走吧。最好往水牛山的牛背上走,那山的另一面——北面,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绿,也是一山连一山,一湾连一湾,其中,有桃湾、十四湾、月亮湾、如意湾等,这名称也各有来头,就不一一细说了。不知不觉就到了牛皮尖,再往上爬,就到了此山的最高点——牛皮尖岗。

        此时,纵目眺望四周,已是尺寸千里。看,东阳的尖山顶天而立,新昌的天姥山奇拔秀逸,镜岭的十八峰,高峰峻骨,还有那三三两两的村落如散落的银珠镶嵌在群山中。

        俯看,那莲花心村前铺着石板的、名曰草鞋岭的小路,白亮亮的、弯弯曲曲,如绸带,如巨龙飘舞在空中,格外显眼。老辈们叫这样的路为马路、大路,也叫官路。它其实不到2米宽,也相当于现在的国道。与其他的路不同的是,这整条路台阶很少,就算这段很陡的草鞋岭也是依山慢慢倾斜而去。记得我们小时候就在这草鞋岭玩,那铺在路中间的石板,有的还刻有图案,花鸟草虫,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人物马车,煞是好看。石板的两边镶嵌着鹅卵石,也排成圆的、方的等图案,整齐平坦。每当赶集,这路上挑着的、背着、老的、少的、有匆匆忙忙走的、也有悠闲自得踱着的,还真热闹得很。现在是被现代化工具所取代了,杂草也硬是从石缝里钻了出来,虽没被遗忘,也是冷落了许多。

        想当年,想必这路也是马蹄声声,人欢马叫,冠盖如云,也是此地方圆百里的交通要道。要不你看,这里的大多数村都扎根在这大路旁,而且,此路在这一重重山中布局得十分得体,总是从山坳或山腰盘绕而过,朝上再朝上。一路又与其他的路相连接,虽然经过久远的日晒雨淋,到现在看去也是平整无比。记得小时候去外婆家,妈妈总嘱咐走这条大路。山野的路往往是“晴天铜墙铁壁,雨天桐油泼地”,阴雨几天则是污泥,而走这条路就相当干净利落。况且,我们小时候赤脚时多,走在这条路上,光溜溜的,特觉舒服,去外婆家怎么能不走这条路呢?只是到后来,这条路被截成了两半,现在向南看去依稀分明。

        在旧里村旁那块诺大的黄泥墩,那地方当时称百亩畈,上中学时,老师还带我们去那里参加过义务劳动呢。远远看去,那山上已是红旗招展,山头上立着方方正正的十块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十个红红的大字“农业学大寨,开造百亩畈”。高音喇叭在几十里外就听得见,那是全区动员,力争上游地干,真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但到后来,大约是没有水源,在这百亩畈发扬了愚公移山的精神,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只是把这官路截成了两段。

        此时,太阳已是西斜,把这浩浩荡荡,如万马奔腾的群山染得金黄金黄。眼下的莲花心已是炊烟袅袅,群山中的莲花心建在比较平坦的馒头山旁,四边的里山、外山、横山、黄宝山围着它,形成一瓣又一瓣的花瓣。而村向东的一层层梯田恰似一片片荷叶,这难道不像是一朵正在盛开的莲花吗?而紧连着的一座座群山,又恰似一瓣紧接一瓣的花瓣在向外延伸着,此时的我,难道不也是站在此莲花中吗?夕阳已将整朵莲花染成红色,有几朵白云飘浮在山腰,好像在轻吻着这朵盛开的莲花。而我也好似升腾到了天空中,飘飘然起来。此时此景,何须唐诗宋韵!

 

编辑: 徐文英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莲花心
天姥四题
乡村美景入诗来
寻觅徐霞客在天姥山的游踪
澄潭古街和那些“老行当”
调腔:一个充满着“谜”的古老声腔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谢灵运在剡若干事略
六朝入剡名士简介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