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名士文化
徐霞客过天姥夜宿斑竹旅舍考证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赵 曦   2012年03月09日16:15:11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徐霞客游记》中过天姥的印迹

        翻检案头《徐霞客游记》,其中有一段关于游历天台过天姥的记载:“万年为天台西境,正与天封相对,石梁当其中。寺中古杉甚多。饭于寺。又西北三里,逾寺后高岭,又向西升陟岭角者十里,乃至腾空山。下牛牯岭,三里,抵麓。又西逾小岭三重,共十五里,出会野(墅)。大道自南来,望天姥山在内,已越而过之,以为会野(墅)乃平地耳。复西北下三里,渐成溪,循之行五里,宿斑竹旅舍。”进入腾空山(今称藤公山),即进入新昌天姥境内。这短短142字(连标点符号在内),是徐霞客在明崇祯五年(1632),游天台山后,四月十八日自天台万年寺入新昌县境(天姥),下牛牯岭,出会墅岭,夜宿斑竹旅舍的记载。此中明确记载,徐霞客游天台后过天姥“宿斑竹旅舍”。掩卷沉思,徐霞客为何不住驿铺要住旅舍?而看到新昌有的文章,写成了夜宿斑竹驿馆,这不符合历史事实,可能是对历史上国家对驿道上驿铺的设置缺乏了解,或者未读《徐霞客游记》所致。

        徐霞客为何不住驿馆而宿民间旅舍

        古驿道上设置的铺舍,宋称驿,元名站,明曰铺(驿铺,急递铺),明中后期又称分馆。斑竹村明时有大公馆、小公馆,这符合历史事实。明成化《新昌县志》记载,明洪武三年(1370)知县周文祥每隔十里建急递铺一个,共九个(其中在县东40里就有斑竹铺),其规模、人员配置、职责是:“为屋三楹,旁列两厢,中建一亭,缭以周垣,外门榜曰某铺。每铺设铺长一名,铺司一名,铺兵四名。具旗铃以严号令,更迭走递,一昼夜行三百里。”明万历起,除市西铺有铺兵六名外,其余各铺皆五名。驿铺一直延续至清代光绪年间。

        斑竹既有驿铺(大公馆),徐霞客为何不住驿铺却去宿民间旅舍?据史实,驿铺不是任何人可以随便入住的,国家有严格的规定。

        驿铺在明代是专供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场所。朱元璋鉴于元代驿站混乱的教训,一开始用严法对某些特权者进行了限制,明确规定:“非军国重事不许给驿”(见《昭代王章》),意即不是国家与军事大事,一律不许滥用驿马和使用驿铺设施。在朱元璋做皇帝的第26年,亦即1393年,颁布了《应合给驿条例》,规定加上附加条件共12条,限定了符合用驿、用驿马、用驿船条件的人员,其他人一律不得“擅自乘驿传船马”,违者重罚。清初学者、文学家潘耒,在其为《徐霞客游记》作的序文时说:“徐霞客游历其行不从官道,但有名胜,辄迂回屈曲以寻之……瞑则寝树石之间,饥则啖草木之实……”。潘耒是清初才子,其为乡贤序不免溢美。但徐霞客之游不走官道,不住驿铺却是事实。

        如徐霞客曾经两次旅游宁海。第一次,就是如今海内外咸知的公元1613年那个“三月晦”,即5月19日。此次他先是宿宁海城关,然后到梁皇山,因为避虎害而“遂止宿”。这个“遂止宿”语焉不详。但如果从后来他的游记分析,也不难推断。纵观游圣的游记,他第一次漫游天台时,一直有僧人莲舟上人相伴。在“5.19”以后的每天日记中,他写得很清楚:他与上人同行,一路住的分别是“弥陀庵”、“天封寺”、“古下方广寺”、“国清寺”、“明岩寺”等。可见,第一次天台山之行,他全程与僧人莲舟上人结伴同行,也因此之便,借宿于寺庵。从《徐霞客游记》看,也未发现游圣在其他名山大川游历时有住驿铺的记录。由此,也足见古人行旅之艰难。

 

编辑: 徐文英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龙年话龙亭
新昌山野中的龙潭
莲花心
天姥四题
乡村美景入诗来
寻觅徐霞客在天姥山的游踪
澄潭古街和那些“老行当”
调腔:一个充满着“谜”的古老声腔
新昌县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
新昌县统计局关于2010年新昌县国民经济和...
新昌概况
从“仙源之路”到“唐诗之旅”
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大爆奖娱乐官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ICP备05005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