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热线:18969556600  投稿邮箱:jinrixc@163.com  传真:0575-86033003
  您现在的位置: 大爆奖娱乐官网>>区域文库>>村居文化
拔茅“千柱屋”的地理与人文基础
来源: 大爆奖娱乐官网  作者: 唐佳文   2013年04月14日17:59:01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 浙江微博 转播到新华微博新华微博

    古人“聚族而居”。具有1100多年建县历史的新昌,也不例外。据地方志记载,新昌城乡有众多的古民居。可惜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这些古民居已经消失得几乎差不多了。而今仅存的几所也是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拔茅的“千柱屋”就是其中之一处。

    对于“千柱屋”的规模,杨眉良先生的文章中,已经作了相当翔实的阐述,本文不再赘述。就对“千柱屋”的地理形胜、人文基础作一些“初探”,供有识之士参阅。

进口纳财 风水宝地

    我华夏五千年文明历史,积累了对人居条件研究的丰富经验。例如枕山面水,避风纳藏,如此等等,是选择人居环境的基本条件。

    古人选基择址,必须看来龙走向。阴藏如此,阳宅更然。拔茅村背枕小龙亭山,其龙脉起自县东海拔996米的菩提峰,沿罗坑山、水帘尖、鳌峰山背,经同坑岭而下,直至高蟠岭。蜿蜒百里,可谓龙脉强盛。究其远祖,则东连华顶,南折大盘,连接闽浙大山,直至万山之祖昆仑。

    至于临水,则新昌江水自东南而来,至村前小山折西而去。即纳东来之水,又不泄气。而周边小溪,例拔茅坑自东而来,碗园山之水自北流至,高蟠潭之水从西北向南,皆汇聚于村周。

    如此地理形势,可谓来龙蜿蜒,瓜瓞绵绵;众水汇聚,财气连连。好个不可多得的人居环境。

    再说“千柱屋”的地理小环境。“千柱屋”坐落在拔茅村北部,碗园山如一条高耸的老板椅位于屋后不远处,左右皆有山环抱,成青龙白虎之间形势。北来碗园山之水流淌至屋后,有一口“官塘”纳聚。真可谓出人才、纳财气的风水宝地。

交通枢纽 官商必经

    自古建豪门巨宅,非官宦、富商无此经济实力。据记载,“千柱屋”建造者拔茅张姓,非官宦出身,且建成“老屋”、“新屋”和书房,形成“千柱”民居。据其后裔介绍,这位先祖是从湖北经商,贩卖茶叶赚的钱,回家建造“千柱屋”。这“千柱屋”从今天的造价计算,恐非数千万元而能建成的。由此看来,这位张姓的太公的生意可谓做得够大的了。

    那什么条件让这位张姓太公发了大财?除了本人具备经商的头脑和才能外,交通便利可能是很重要的因素。

    据民国七年的《新昌县志·道里》记载,拔茅村西南经王泗洲、后岸、央畏至小石佛岭脚,与县城大东门(即旧东门)通关岭,直至天台干路相接。更是县城小东门(即新东门)通坑西、大市聚、三坑直至宁海干路,通青坛、小将、南洲、麟角干路,通曹洲、胡卜、梅坑、孙家田、剡界岭,直至奉化干路的必经之地。而水路通过新昌江(古称东溪)伐道,上可通达茅洋,下可达新昌县城、嵊、上虞和绍兴、杭州。如此地理位置,让张姓太公的经商才能得以充分发挥。这也是“千柱屋”得以在拔茅建成的原因之一。

    至于东汉永平五年(62),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建和元年(147)剡县令丁崇仁避党祸,弃官隐居南洲;晋代高僧竺潜、支遁入沃洲、东岇,是否路过拔茅,因无记载,没法考证,不敢妄加评论。

元末建村 积淀深厚

    拔茅村建于何时?据2007年哈尔滨地图出版社出版的《新昌县地名志》称:“张、许二姓居多。南明张氏始祖张珦之玄孙光祖(1279—1329),原居县城仁政坊,其子应著(1303—1359)在元末(1368)徒居拔茅。许氏从龙皇堂迁此,建村近600年。”据成化《新昌志》载:“白茅村,去县东二十余里。旧族张氏所居。”

    其实,在拔茅建村前,此地就留有许多人文史迹。明万历《新昌县志》载:“龙亭,在高蟠潭上,俗称白龙母所栖。因作亭奉之。水旱祷应。元至顺(1330—1331)中,王伦为新昌尹,将之任,舟次扬子江,梦一妪来谒。问之。曰:新昌高蟠潭人,姓白,闻公远来,故相迎耳。觉而怪之。比到任,询之。果有高蟠潭,俗称白龙母所栖。”白龙母的故事发生在元朝中叶,可见当时去龙亭,拜龙母,求甘霖者已经成群矣。连县衙门里的第一把手也要亲临祈祷呢。

    至明代,拔茅村已经有相当规模。据明万历《新昌县志》载:“平帅庙,在白茅草村。东山庙,在白茅村。”更为轰动一时的是,太子太保、兵部尚书何鉴谕葬拔茅碗窑山。

    这拔茅,确实是块风水宝地。20世纪80年代,笔者曾经由当地一位热衷于文物保护者陪同,实地考察了一座名为“吴中丞”的墓地。据他指点,墓地位置在一条田塍里,枕山面水。这“吴中丞”何许人也,尚未有确切记载。民国《新昌县志·氏族》有如下记述:“吴氏,居叠石者,自青齐徒新昌始祖中丞济葬三十都白竹。今不知其处。”三十都白竹,在今天的棠家洲至董村的山岭上,有宋代的摩崖石刻,却没有关于“吴中丞”墓的说法。而白茅在历史上属二十都,有“吴中丞”的墓葬。为此,本人认为,“三十都白竹”可能为“二十都白茅”的笔误。如果,墓主确为吴济,那就是晚唐诗人吴融的儿子,被新昌东乡老百姓奉为善政乡主庙神。

    在拔茅附近,还有新昌吕氏家族的墓葬群,那就是千官岭。据成化《新昌志》载:“吕氏墓,宋进士南康军佥判冲之葬二十二都长陇。”千官为佥判的音误。其后,宋进士吕源、御史吕横,明陕西按察史吕昌等。宋时,新昌吕氏登第者众,宝佑四年登文天祥榜10人,咸淳十年登王龙泽榜又6人。当然,民间有传说:在两宋,新昌石氏为官之多,回乡过此岭,每人用指甲锹油麻石二殆尽,因称千官岭。

    拔茅张氏在清末民国初,已经成为大族,建有“敬思祠”。

    最后,本文想就村名为何从“白茅”改成“拔茅”一事,作个探讨。笔者认为,那是有识之士为之。道教有“拔茅连茹”的说法。就是比喻贤能者引进同类。《易泰》说:“拔茅连茹以其汇。”就是通过象拔茅连根带一样,把贤能的人聚集起来,为国家、社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据拔茅村民说,自“千柱屋”建成后,张姓人通过“礼义传家”,人才辈出,当代有一位姓张的教育家建议用“九章”启蒙孩子数学的,就是从“千柱屋”走出的一员。

    但愿“千柱屋”经过修缮,成为新昌古建筑的标志,供人们参观与研究。也愿从拔茅村走出更多的人才,如“千柱”顶梁一般为实现“中国梦”添力加劲。

编辑: 翟苏燕
[回区域文库首页] [回页面顶部]
  浙江微博 | 注册 | 登录 |  微·新昌专题
 相关文章
新昌大佛建造者高僧僧佑
目连戏
剡东王罕岭金庭观晋王右军书楼墨池考
尊师的典范“甄布政”
孟塘山上天宫寺
徐霞客过天姥夜宿斑竹旅舍考证
龙年话龙亭
新昌山野中的龙潭
莲花心
天姥四题
乡村美景入诗来
寻觅徐霞客在天姥山的游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