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谢公开道 台剡始通(下)

  • 2015/01/26
  • 作者:唐樟荣
  • 来源:大爆奖娱乐官网

  宋文帝元嘉五年(428),谢灵运因文帝示意,上表陈疾,再次东归始宁故里。当初文帝登基,诛杀灵运宿敌徐羡之等,谢客曾满怀希望,就任秘书监丞,与修《晋书》。但宋帝所赏识谢灵运者,不过是他的族望与文才,实际上对他却心存疑忌,因而可以“慷慨”地称誉灵运的诗书为“二宝”,但却并不予以高位实权,灵运意殊不平,旷政游行,默示抗议,终于引来了这第二次的放归——贬逐。这次打击,较之前番外放永嘉更为沉重,绝望之余则更趋放荡,纵情山水,放荡形骸,其实是内心幽愤外在的变态宣泄。这一点,唐人白居易看得最彻底。“谢公才廓落,与世不相遇。壮志郁不用,须有所泄处。泄为山水诗,逸韵偕奇趣”(《读谢灵运诗》)。放荡越甚,幽愤越深,一旦与知己相对时,就会表现出加倍的沉痛与热切,此诗正可见出谢客放荡之下的庐山真面目。

  其《登临海峤初发彊中作与从弟惠连可见羊何共和之》有云:“攒念攻别心,旦发清溪阴。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霓,还期那可寻。倘遇浮丘公,长绝子徽音!”这是天姥山第一次在谢灵运这位山水诗鼻祖笔下得以广为传扬。谢公因此得以成为天姥山开山祖也不为过。诗题中涉及三人。谢惠连,灵运族侄,才悟绝伦,《谢氏家录》曾记灵运与之相对,辄得佳句。传诵千古的“池塘生春草”句,相传就是久思不谐,梦见惠连而得之。羊为羊璿之,何即何长瑜。早在初次归隐时何长瑜即与灵运交好而蒙赏誉。此次再隐,灵运与三者并颖川荀雍,“以文章赏会,共为山泽之游”,时人谓之四友(《本传》),后人则称为“谢客四友”。题中“临海”,即今浙江天台,在会稽西南,为道教洞天。彊中,当即今浙江嵊县罅山下之彊口,位于会稽与临海之间。题意为,将远登临海的尖山,由彊中初发而作此诗赠堂弟惠连,惠连如见羊璿之、何长瑜,可请二人一起和作。注家每以题中“临海”一名而谓诗当作于《宋书》本传所说“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时。然而传所记为陆行,诗所叙为水行,故当作于此前。《宋书》记谢何相交在初隐时,而与羊璿之交在再隐后,诗题羊何并题,则定此诗作于再隐后,开山前大抵不差。

  谢灵运所筑之路,历来称为谢公道或古驿道,这条路线起始点、终点及路线走向,今人已有考证。具体如下:起点在始宁南山,这个不在话下。终点,谢灵运传中亦有明言,为直达临海。南朝宋时,今天台县尚称始丰县,属临海郡管辖,以临海太守王琇误以为“山贼”,时施工尚在始丰新属的天台山中,谢灵运要求再前进,王琇不肯,只好匆匆结束。首段,从強口到剡县县城;第二段,自剡县城至石牛镇(今新昌县城);第三段,自新昌县城到惆怅溪畔的桃树坞;第四段,自桃树坞到会墅岭顶;第五段,自会墅岭过横板桥、天姥寺、经关岭入天台县,到达始丰县城。

  谢公道开通以后,为沟通会稽(今绍兴)与台州、温州,甚至远至闽粤的交通,发挥过积极作用。包括浙东唐诗之路向南延伸,也是其一。但有一利也必有一弊,据吕光化言:“刘宋谢灵运为永嘉太守,凿山开道,剡始与台通,嗣是兵寇出入,多由于兹,而邑屡罹祸乱矣。”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徐文英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大爆奖娱乐官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大爆奖娱乐官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