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大爆奖娱乐官网 >> 互动社区 >> 沃洲文苑

书香的诱惑

  • 2017/08/14
  • 作者:唐樟荣
  • 来源:大爆奖娱乐官网

  说起读书,感慨良多,真是一言难尽。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初,正是国家遭遇暂时困难的非常时期,物质生活贫困,除了几个传统节日可以吃点荤腥外,其它时候,经常饥肠辘辘。与之相对应的是,精神文化生活也是一片苍白。从上小学开始,我就感到自己像生长在贫瘠土地里的野草渴望阳光和水分一样,渴望得到知识的滋润。当时,小学语文课本都是政治口号,不能满足我的求知欲望。我就经常独自一人爬上大哥家堆放废弃杂物的小楼,因为在那里我发现了文革前的语文课本,有《东郭先生和狼》《农夫和蛇》等故事,蕴含哲理,引人入胜。这也算是我接触课外读物之始吧。从此以后,我一发而不可收拾,把借阅和购买课外读物作为自己唯一的业余爱好。

  不久,我们整个家族中唯一称得上读书人的堂叔,原来以赤贫的青年农民身份志愿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涉水渡河中被严寒冻伤腿部并获得功勋,由部队保送去杭州大学数学系读书,暂时困难时期,又未完成全部学业被遣回农村老家务农,他将5000元安置费全部购买了图书,其中有古典文学作品,也有高等数学、英汉词典等农村稀罕之物。后来,他从大队屋被赶回山上祖居,与已经成家的兄弟同住,他把图书放在箩筐里整整挑了数十次才搬完,那情景在当时农村中可称豪举。对大多数目不识丁的农民而言,那几十箩筐图书几乎与砖头同等价值,如果说砖头可以建造房子,那么书籍只可以作引火之资。所以,他们没有专门的书橱、书架堆放这些图书,只是杂乱地堆放在地上或床上而已,他的兄嫂还要埋怨。而我则成为饕餮大餐的豪客,有事无事,都会拐进他的卧房兼书房,从书山中寻找能看懂或者有兴趣的读物。堂叔也半信半疑,以为我看不懂这些书籍,但总是很大方地说,你喜欢看什么就拿去吧。这算是我的启蒙书友。直到我考进大学,他还高兴地送我一本《英汉双解词典》,真有砖头那么厚,可惜我没有读好英语,辜负了他的一片期望。

  黄泽镇,是黄泽江旁的一个古老集镇,距我家约五里路,集镇横板桥头有一家新华书店,其旁就是卖小笼包子的饮食店。我手里难得有几分钱或者几角钱时,总会抵挡住小笼包子的引诱,但总抵挡不住书香的诱惑,而不自觉地去书店看看。当时,书店不是超市式的开架服务,营业员也是一副冷面孔,有时因为吃不准自己口袋里的钱够不够买下看中的书,又不敢叫营业员贸然取下书来看看,便经常徘徊在书店玻璃柜台前,或者蹲下身子,从玻璃挡板上看书的定价,确信自己有足够的钱买下那本书时才敢开口。一次,我口袋里只带了四分钱,心想这次买书是不行了,结果,当我仔细地从玻璃档板往上看图书定价时,居然看到一本连环画,定价只要四分钱,真是一阵激动!赶忙叫营业员为我取了书,高兴而归。回家路上,有一段长满竹林的长长的沙堤,我边走边看,那本连环画在回家路上就读完了。有一次买到一本杨朔的《三千里江山》,如获至宝,虽然要几角钱,我毫不犹豫地买回来了。一路上边走边看,在沙堤上倒也平安无事,到了黄泽江涉水过河时,我赤了双脚,还在边走边看书,结果一脚踩到结满青苔的鹅卵石上,直接滑到在水中,连忙爬起来,去抓书本,可惜它已经被水浸湿了。衣服打湿倒还在其次,心痛的是这本没有看完的书,成了“落汤鸡”。

  为了借书,我还结交了一些大朋友,与看管桃园的德苗和启杜成为了忘年交。他们借给我《宏碧缘》《激战无名川》《前驱》等书,还给我讲《铁道游击队》《烈火金刚》等故事。有一次,轮到为生产队看秧田,我因为带去一本小说,赶麻雀不够尽心,被生产队长批评了。

  读大学后,我的购书借书欲望一发而不可收拾。当时,杭州解放路延安路书店及杭州大学图书馆成为我的寄身之所,并开始有目标地买了鲁迅、周作人的著作。因爱书,连购菜饭票的助学金也经常用尽,而以酱菜下饭,以此我买到了鲁迅全集中大部分单行本,还有不少俞平伯、朱自清、黄裳等人的著作。毕业回家时,我带回满满两大箱闲书,在旁人看来,实在一钱不值,但我自觉安闲而满足,有时人不识余心乐之慨。

  回首购书读书乐趣,话题拉长,无休无止,权且于此打住。白头宫女,闲说玄宗,这到底是不足与外人道者,也许还令人生厌。如此则对您说声,抱歉!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王美君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大爆奖娱乐官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大爆奖娱乐官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