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大爆奖娱乐官网 >> 互动社区 >> 沃洲文苑

又逢菊花飘香时

  • 2017/10/26
  • 作者:俞陈群
  • 来源:大爆奖娱乐官网

  当秋雨过后,舒爽的秋风将天空吹得清朗高远;当秋风过处,翠绿的枝头着上金黄的亮丽彩裳;当落叶纷纷,层林浸染,群雁南飞;当秋的故事描述着“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凄清与旷远,便又到了菊花飘香的时节。

  江南的秋,每每都是无声无息地到来,来得静、来得深、来得沉。而深秋的菊花,却在这样落寞的时节悄然绽放,是这般绚烂而多彩,为清冷萧瑟的大地点燃起温暖的火花。它令秋色为之换颜,岁月为之低眉。它热情地装扮着整个秋天,为这个略显萧条而枯涩的季节带来无限风情与美丽。

  我本清淡之人,生性喜爱素雅洁净的花草。落于山野空谷之幽兰,长于碧波清池之莲荷,开于驿外断桥之寒梅,亦有生于山径野外之雏菊。菊花之淡然雅致与独特风骨,非寻常花木所能媲美。秋风中,明月下,仙姿摇曳,清丽绝尘。

  茂叔有言曰:“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的确,天下繁花各有美态:梅花高雅,兰花清丽,牡丹矜持,菊花坚韧。然而,在百花凋零的寒霜季节,在寒山瘦水之间,却唯有菊花仍自顾自地展现着万种风情,显示着“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肃然品格。菊花没有牡丹的雍容、桃花的妖娆、桂花的香浓、梅花的冷傲,却有着坚贞不屈的高风亮节。它不与兰花为伍开放在喧哗繁盛的春日,却选择了于万物荒芜寂寥的季节彰显本色。它同红叶凌霜,与青松为伍,以其傲然的气节和清雅的风韵赢得了千古美名。

  “菊,花之隐逸者也。”菊花的淡泊、超然、宁静,使它无愧为隐士身份的象征。“晋陶渊明独爱菊”,东篱下悠然采菊的陶渊明自然是爱菊的始祖。他官场失意后便隐逸山林,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的秋日,与菊为伴,过着自由闲散的生活。他以山水田园诗人和隐逸智者的姿态,赋予菊花超凡脱俗和卓尔不群的独特品格。从此,菊花便有了诗意的生命和灵性。在《和郭主簿》里,心境淡远的陶渊明赞赏道:“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陶渊明与秀丽高洁的菊相伴,千年后的今日,我们也便有了陶渊明美妙绝伦的诗文相伴。有菊的地方,是陶渊明心灵的故乡。因了菊,诗人从此停下了前行的脚步,不再千里迢迢,云水漂泊。在孤寂无依之时,菊花为他解除烦恼,慰藉忧愁。在南山脚下,在东篱之畔,诗人修篱种田,采折菊花。在这里,满眼是苍翠,满地是菊花。而他真正做了菊花的主人,忘却人间烟火,回归到了心中所盼的桃花源。

  菊花色、香、味、形俱全,它将冷艳的圣洁和清淡的华贵集于一身,且品类繁多、性情高雅,令世人流连。每逢九九重阳佳节,赏菊便成了我们中华民族代代延续的传统习俗。孟浩然有诗云:“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忆起去年秋日,至山间漫步。一路上,一丛丛野菊悠然绽放,一簇簇醒目的黄色点缀在深绿的草叶间。那玲珑小巧的花儿像极了微小的向日葵的脸庞,那样密密麻麻地紧挨在一处,千朵万朵的聚集在一起,灿烂在这个肃杀萧索的金秋里,化身为世间一道顾盼悠悠的风景。

  山间的菊花绝不娇贵。它们不怕风吹雨打,不畏烈日炙烤,就这样肆意生长在小溪河畔、乡野陡坡、山间阡陌,无论土壤贫瘠,无论雨水稀少,依然奋力生长。甚至只需大树的浓荫下,偶尔从缝隙中透过的那一点斑驳的阳光,她便蔚然怒放,浅笑嫣然,不卑不亢。原来,菊花真的隐逸尘世,不慕繁华,朴素淡泊,坚韧不拔。

  “春花已开尽,菊蕊独盈枝。”它是隐士,给远离尘世之人于明净空灵;它是良药,悬壶济世,造化终生;它亦是美人,惊艳于时光,温柔了岁月。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王美君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大爆奖娱乐官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大爆奖娱乐官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