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村墟稽古:水帘大坑

  • 2019/03/18
  • 作者:唐佳文
  • 来源:大爆奖娱乐官网

  在县城东五十里的群山中,有两个毗连的小山村,名叫外大坑、里大坑。村傍溪,有水帘、星斗潭二水合流。地处东岇山下,洞悬峭壁,飞瀑直下如帘。此地青峰叠翠,奇岩耸立,碧水西流,山径曲绕,真乃天然胜境,世外桃源。里、外大坑因地近水帘幽谷,2004年7月与王大岩合并,更名为水帘村。

  东岇自东晋始,即为佛教名山。据梁慧皎《高僧传》和刘义庆《世说新语》记载:众多高僧名士在岇山会聚。高僧竺潜在东岇开山立寺,支遁求买岇山,王羲之进山访友。竺道潜又名竺法深,出生于东晋王氏显族。他的亲哥是掌控东晋武装的大将军王敦,而丞相王导则是他的堂哥。竺道潜厌倦宫廷的纷争及官场的嘈杂,率徒众涉钱塘,渡镜湖,扬帆剡水,深入岇山,建寺立舍,研究佛学,创立般若学本无异宗。另一位高僧支道林,向竺潜求买岇山。竺潜说:“你喜欢岇山,就来住吧。从没听说过古代的高人是买山隐居的。”支道林是般若学即色宗的创始人。支道林很喜欢鹤。有人送给他一只鹤。他怕鹤飞走,就剪了它的羽翎。鹤没了羽翎,不能伸翅直上云天。支道林见鹤垂头丧气的情状,说:“我就是爱你飞翔的凌云之姿。”于是,待鹤的羽翎重新长成,放它自由飞翔,冲向天空。在岇山,还有一位高僧叫竺法蕴,创立般若学心无宗。如果说,般若学六家七宗是佛教中国化的标志,其中三宗是在水帘岇山产生的。由此,岇山是佛教中国化的重要发祥地。

  由于,水帘景幽,岇山历史积淀厚重。历代至此游历吟咏者众多。宋乾道间,大儒朱熹游水帘胜景,吟诗:“水帘幽谷我来游,拂面飞泉最醒眸。一片水帘遮洞口,何人卷得上帘钩。”张扩在《东窗集》中也有《水帘谷》诗:“洞中宫阙玉层层,山瀑供帘似织成。素额长垂云为扫,琼钩欲挂月还生。”宋末元初,曾任文天祥咨事参军的文学家谢翱,避地浙东,游历水帘,作《飞天引游沃州水帘谷》:“赤城后门桃花尾,湿浸蘼芜洗苍耳。小支菩提海上来,天风吹下谷帘水。斜珠界左转复右,华盖悬肝三叶紫。内间肉芝承乳流,鬼母仙姝临洗胃。苍龟守关朝太微,色阻谗神诬奏事。海桑男子在谪籍,驱鹿行车闰年至。”清乾隆十五年(1750)八月,28岁的会稽籍状元郎梁国治至鳌峰祭祖后,趁便游历水帘,乘兴吟诗:“洞门高百尺,清响落幽泉。急雨空流外,垂虹返照前。人家烟树锁,山急画图悬。磥磥余粮石,遗踪莫浪传。”

  明嘉靖己酉(1549),一位姓沈的绍兴知府,游历岇山后,写了《水帘洞记》。文中说:“自洞之外观之,环山翠拥,溪崖如龛。龛之上石壁峭立三十丈许。壁顶有泉,深含广蓄,泓出溢施,喷出成珠,联络成组,荡漾成文,悬注洞口,真若帘然。洞之下观之,掩映成幌,凝止成鉴,流布成泽,濡沫成润,利亦溥矣。又即洞之内观之,可灶右床,一罅心乳,或谓下有异藏焉。莫可的也。惟帘之外,繁花皎月,隐约稀微,远隔凡界,快然虚朗,宜为珍赏者所不弃也。”如此佳作,不胜枚举。

  古时,水帘大坑东南有一条朱母岭,是县城通往苏木岭的主干道。明洪武年间,新昌知县名叫贾骥,至县东善政乡公干,翻越朱母岭,感到腹中饥渴,从怀里取出自带的干饼充饥,用随身带的瓜瓢取山间泉水止渴。山中的老百姓见县太爷如此清苦,甚是感动,即献上蜜汤。贾骥说:“父老如此盛情,我无能接受呵!”对于贾知县的勤政清廉,民间以歌谣赞颂:“清泉不与盗泉同,何事贤侯忍腹空。从此区区朱母岭,行人今古挹清风。”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张春毅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大爆奖娱乐官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大爆奖娱乐官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