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父子义烈传千秋

  • 2019/04/09
  • 作者:陈雪苗
  • 来源:大爆奖娱乐官网

  南宋末年,元兵南下,国事不靖,生灵涂炭。诸多忠于宋室官宦和义勇,纷纷起来抗击元兵,为保宋室江山赤心殉国,忠义之士陈非熊就是其中代表之一。

  陈非熊(1216-1276),字思齐,号半峰,县城前山根人,神形俊异,言动率尚气节,为文跌宕警拔。景定庚申(1260)与同邑人吴观,同试《六师大振天声赋》同登进士榜,注授越城稽山书院院长。

  景炎丙子(1226)4月,元将伯颜举兵南侵,驻师皋亭山(位于杭州附近),宋室全太后招降,年幼恭帝也随太后北辕降元。消息传之越城,陈非熊闻之,顿足大恸曰:“我家世受国恩,今日事势至此,我死无干净土矣,何以残生!”这时正好宋室的赵节度使为复兴宋室也赶来越城,陈非熊奉赵节度使令,与同室吴观谋划如何抗击元兵,固守越城,议毕遂率家人及义勇数千人,并同所在州兵一起缮城树栅,坚守越城,移檄闽广两省派兵增援。惜因消息败露,被元兵发觉提前攻城。越城军民奋起抗击,拒守连月,终因力不能支,城被元兵所破。陈非熊即率祖孙兄弟子侄退回城内,与元兵展开巷战。在巷战中,凡参战者皆杀伤殆尽。元兵张“白虎幡”向陈非熊招降,他不但不听,反叱曰:“汝视我何人也?我宋臣也!汝曹逆酉反招我降?休想!”言毕即身自奋击,死于乱兵。陈非熊一门40余人也一时战殁,时六月四日也。唯幼子壎孙男禄及幼弱数人留新昌获免。吴观后被元兵所执,感公忠义也不屈而死。

  越城一战,陈非熊家阖门死义,尸骨无收。后来东园陈氏后裔于每年六月四日,在回山村的平水庙举行遥祭亡灵祀典。晚上在庙内做法事为亡灵超度,通晓达旦,留下寒食向空遥祭之习俗,延续不断。直至20世纪40年代末。

  陈非熊抗元兵为国捐躯,事载府县志,越人还立祠于府城隍庙西,至明朝庭褒旌隐德忠臣,入祀府县乡贤祠。族人也于明万历十二年建“忠节祠”于县城(今址新昌商城)。由知县刘廷蕙亲书“忠节祠”三字,祭祀陈非熊父子。

  非熊公卒后事隔一年,在我县城西五里地眠犬山的一条小山岭上(今桂花新村旁)又发生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也就是非熊公幼子陈壎拒婺冠保家乡献身之地。

  景炎丁丑(1277)9月,东阳玉山乡(今属磐安)盗寇张念九,强和尚率匪500余人,窜入县境,从镜岭、澄潭一路骚扰百姓。直迫县西三溪五里牌时,适值浙东宣慰使陈祐,河南人,率百余随从检复庆元(宁波),台州民田,途经新昌,惊闻土匪骚扰,躬出招谕,在五里牌遭土匪围困。非熊公幼子陈壎闻陈宣慰遭围,愤然曰:“今陈宣慰势迫,我若坐视不救,非义也!他日有何面目见先人?”遂与子聚集家人数十辈去解救陈宣慰。他的义举感谕乡邻数10人,一起踊跃赴援。赶至眠犬山小山岭时天色已晚,与土匪遭遇,并闻知陈宣慰已被土匪杀害,连夜在这条小山岭上与土匪愤激决战。凡参战者无一生还,然土匪也死伤过半,至天明匪逃离县境,县境赖以安。后人感知此战悲壮激烈,曰此岭为“大悲岭”,也叫“败兵岭”。

  浙江行省闻之曰“陈氏可谓世济忠烈,当厚恤其家”,并命配食陈宣慰祠,事载新修浙江通志。

  东园陈氏经两次战斗,深痛巨创,元气大伤,非熊公派下整整一个大房派,除少数外逃外,几乎绝嗣。

  明初,保国大臣于谦的话,至今仍响在人们耳边:“陈氏宋末死节一事,诚为古今异事,非熊公死义于前;壎公死义于后,闺门相继战殁,强宗数百人同日溘死不厌,忠节之声,震于寰宇。宋人不能保矣,胡元奚责焉。明兴,旌扬忠节,载于祀典,家声旌范,世世守之。”

  圣贤有训:忠义立,而德不孤,非熊公父子可谓忠义双全也!千古之下,犹为后裔楷模。感而歌曰:

  越州城下弓矢尽,大悲岭上碧血落。

  英魂倏忽梦一觉,黄埃萧索万千年。

  依稀长街人熙攘,分明短兵风腥膻。

  身后家邦父老在,有我夷寇不敢前。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张春毅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大爆奖娱乐官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大爆奖娱乐官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